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恆愛 - 拾 章


 

 

漢‧蜀 興建九年(紀元二三一年)

 

 

夜幕低垂寒月高掛當空,悠然弱水的笙曲自營帳中淡淡傳出,焉逢一如往常揭開簾幕後走至演奏者的身旁,靜待樂曲完結,行樂女子閉著雙眼流暢的吹奏著,笙音清新幽緩縈迴於寧夜中,抒情之曲撫慰了征戰後疲憊的心境,令聽者也不自主的闔上眼靜心聆聽。

 

查覺到身旁來人已站待許久,不待曲終演奏的銀髮女子便放下竹笙,絕美的容顏落下笑靨。

 

「又有新任務了嗎?朝雲」

 

樂曲煞止,焉逢馬上張開雙眼,迎面而來的是熟悉的微笑,他也跟著放鬆了神情「我們將要襲擊敵人後方退路上之砦壘,讓敵人誤認我軍抄其後路,出營回防。」

 

「明白了,那何時起程?

 

「黎明動身──僅有兩日時間,將任務執行完成。」焉逢簡單的回答。眼前的女子雖然同為飛羽部隊的一員,但對於由他所頒布的任務內容從來沒有表達過意見,他也曾問過橫艾是否另有想法,但她總是掛著笑容,表示信任隊長的判斷力而無異議,這份認同感總會讓焉逢備感安心。

 

話鋒一轉,橫艾將重點帶到未曾提及的話題「對了,朝雲……我們漢軍是否開始欠糧?」

 

「呃,你怎知道此事?」焉逢向來知道橫艾神通廣大,但他沒想到前不久多聞使才告知他的機密,此刻已被橫艾洞悉。

 

「我今早在山上吹笙,注意到大營內一直派出人馬,前去漢中催促糧草。」輕聲解釋,慧黠神情落於眨眼之間。

 

「原來如此……什麼事都瞞不過妳啊!不過士兵們至今都仍不知此事,請妳務須嚴守祕密。」男子搔了搔頭,對於橫艾過人的觀察力打從心底的佩服。

 

「呵~相信我吧,我口風可緊得很。」橫艾指尖捲起一綹銀髮細細把玩,給了一抹莫操心的淡笑,水眸骨碌碌的轉動一圈後卻又嘆了口氣「不過呢~這事可隱藏多久?」

 

……

 

女子瞅了眼前人一眼,饒是對方不曉得該如何應答,她便續著往下說「堂堂北伐,又再次敗在糧秣不濟之上,恐負責此事的『李嚴大人』,屆時責任必不輕吧?」

 

橫艾……」低喚一聲,對於這樣的評論向來軟心腸的焉逢忍不住想幫對方開脫李大人跟丞相一樣,都是先帝的託孤大臣,忠心而負責……。蜀道艱險,而且我軍深入敵境,補給線太長……如今糧秣不濟,並非全然李大人之錯。

 

當然,堅決主張北伐,又決定走祁山路線的,本非可憐的李大人。」聽見焉逢的解釋,女子扯了扯唇邊笑意,續著點出事件的重心所在真不懂,我們的這位孔明丞相──明明就不擅用兵,何以又老愛勞師動眾,屢屢北伐?

 

橫艾!」這回焉逢是壯起聲來喝止,總帶著英氣的雙眉此刻正如藤蔓糾結在一起。

 

哎呀,朝雲……你生氣了?」嬉笑的神情一點都沒有因為對方嚴肅的臉色而收斂,反而越有逗鬧之意。

 

丞相忠心耿耿,公忠體國──他一心希望早日克復中原,討滅國賊,以實現先帝遺願,如此有何不對呢?

 

嘻,朝雲~你真是滿腔忠誠啊,每次都替孔明丞相講話!」女子纖指掩唇呵呵笑著,一雙水亮的瞳子如新月般彎了起來,清麗笑容彷若盛開繁花,只是這回這絕美的笑臉卻無法令焉逢平靜心境,反而是一肚子氣結。

 

橫艾──我們可是飛羽成員,是大漢最忠心的尖兵啊!」訓戒般的聲明每日他總會告訴自己的箴言,只望女子可以理解自己的身份立場。

 

對,我們是飛羽成員,是大漢最忠心的尖兵部隊──」彷彿是個聽話的孩子,橫艾點了點頭又拍了拍手,隨後語鋒一轉,正眼回問面前的尖兵隊長所以,明朝我們又要去繼續殺戮流血了……是嗎?

 

問句一出,率是令焉逢怔了怔,臉色轉為難堪,輕喚女子之稱號,末了卻不知該如何反駁橫艾……

 

兩人視線於空交會,那雙水亮透澈的眸子直瞅著焉逢看,似乎還等著對方的後句。相看一會,焉逢嘆了口氣,自覺敗陣下來,不管相處多久,他還是沒辦法硬起心腸與橫艾對峙。

 

我得先告辭……去準備明日一早相關之事。」淡淡的說出告辭之語,就當作是認輸的白旗,垂首欠身後便轉了方向,迎著帳營之外而去。

 

見焉逢不予反口,默然的背影才令她發現先前那番調侃著實過了頭,急忙喊住對方等一下,朝雲!

 

聽聞喚聲,焉逢遂而停下角,回過頭望著後方儷人,只是這當下他也實在沒有餘力來和她爭辯,畢竟自相識以來他從沒在口舌上佔得便宜。

 

見到眼前人那張鬥敗的表情,橫艾心底那份歉疚越發強烈,她是曉得焉逢為人向來正直不阿,忠心為國不在話下,但自己卻為逞一時之快而於予嘲諷,傷對對方的志氣,現下實在令她懊悔萬分。

 

女子垂著臉,細聲的道歉,她並不想因為一時的失言而壞了兩人和氣方才戲弄你,是我不好……請別生氣啊!

 

聽見歉句,那張略顯頹然的臉龐轉而展開笑靨,含著溫韻嗓音安慰認著錯的女子我未生氣……別擔心。

 

相識多年,他也曉得橫艾總是語出驚人,倘若事事都得與她較真,那恐怕沒有一刻是可以安寧的,幸而橫艾對他也都會多保留一份忍讓,而不管是為了什麼起了爭論,最後那張得勝卻又自責歉疚的表情總會化解一切的不悅。

 

雖然自己不介意橫艾前衛的看法,但並不代表他人也能接受,為了不讓橫艾的處境為難,焉逢還是忍不住出聲叮嚀不過若子君他們聽到像方才那些話,也許會不悅,妳應儘量克制。

 

嗯……我會小心的!」頷首表示收到勸告,但姣美的臉蛋上還是罩著自責的陰影,怕是得不到對方的諒解,這份歉疚便會無止盡的延伸。

 

………」凝望著那張令他眷戀的臉龐,倘若就這麼走出營帳,橫艾此夜恐怕是不得好眠,尋思至此,焉逢目盯儷人手執的竹笙,遂而轉開話題對了,橫艾……剛才妳吹那首曲子很悅耳,能否繼續呢?

 

女子先是一愣,聰敏如她馬上領會這是對方給的台階,輕鈴笑音飛逸而出,滿是欣喜的應諾當然好啊!真高興你喜歡我所吹奏的曲子!

 

語畢,悠揚笙音再一次在營帳內縈繞開來,悠悠笙樂不單是安穩人心,也化解了先前兩人的尷尬,焉逢閉上雙眼靜心品樂,那優雅的樂曲每回重溫總能令焉逢靜下神思,時日漸長卻從未變過,而不同的是他對演奏者的心意,自相識開始,那份心情便如石穴滴水般,日益漸增。

 

走出橫艾的營帳,身後的樂曲尚未止歇。

 

多有留戀的看著幕簾後的薄影,然後又想起那張教他動心的神情,笑意隨著嘴角上揚展開,眼底那份柔情只為了心上人而流露。

 

抬起頭,月色皎潔,但待明日恐怕便再無這般閒情意緻來賞月品樂,正如橫艾所言,因為他們是大漢最忠心的尖兵部隊,所以為了漢軍征戰必要的殺戮……飛羽自然是當仁不讓,為的只有盡速平定天下,令天下人可以不再受戰火之苦……

 

不再有骨肉分離之痛……

 

 

 

 

後記:

 

千呼萬喚死出來的第拾篇呀~真的是隔了好久了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