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傲凰 =初.章=



 

 

 

 

漆黑殿堂杳然無聲,唯獨四盞搖曳燭火在四角晃動,微弱的燈光勉強照亮男子的臉龐,男子目光筆直前射,堅毅冷絕的神情彷彿世事接與他無關;男子氣息淡淡呼出,面無表情,添上幾分嚴峻,寫的是傲氣,但偏偏容貌生得是明眸皓齒,眉宇間亦落下幾分陰柔,俊美二字不在話下。

 

陰影之中躍出一抹暗影,騷首弄姿的在正襟危坐的男子身旁直打轉,不時發出尖銳的笑聲,幾許燭光掠過,是張女子容貌,但雙耳上卻長著細長絨毛,絕美的臉蛋上難掩住自內在發出的妖媚,女子繞過幾圈彷彿是觀賞完畢,這才坐到男子身前。

 

笑盈盈著一張臉直瞅著男子看,兩人四目交接,男子並沒有因此感到欣喜,反而有種被當作玩物般的厭惡感。

 

「我說你呀……就這麼寒著一張臉,可惜了這張漂亮的臉蛋。」說著,女子又接著笑了幾聲。

 

輕佻之語聽在男子而裡彷如褻瀆,卻也不動聲色,僅是輕攏細眉。

 

見男子不語,女子也不再自討沒趣,馬上改口「你是曹操的兒子吧?叫什麼來著?」

 

「曹丕。」簡短有力的道出他來到此地的第一句話。

 

「嗯~曹丕呀……魏國已經被遠呂智大人打得只剩殘垣斷壁,你這手下敗將來這是想……」女子歪著頭似笑非笑的停了停,倏又接語「做什麼啊?投誠以展忠心,還是……想再來打一架?」

 

女子俏皮間又帶著陰狠,曹丕仔細留意著,淡淡回道「技不如人,無話可說,我只想領回父親……以盡為人子的孝道。」

 

月前父親曹操率軍與遠呂智於夷陵決戰,不料一去無回,而身為魏國太子的他當初被命坐鎮後援,不得輕易出兵,枯守月半,等到消息傳回許都,魏國大半已成了遠呂志的藩屬,為了保全被俘將領與百姓安危,他下令敞開誠門迎接敵人統治,卻不料來了個宛如鬼魅的狐妖女。

 

「你半夜三更,隻身來我這,就為了要一具屍體?」

 

大不敬之語刺耳傳入,曹丕狠狠的握緊拳忍下怒意,逼迫自己忽略對方的用詞。

 

「唉呀~生氣啦!我說的是實話嘛~人死了不就是屍體嗎?你氣什麼?」

 

「承妲己大人貴言,但……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男子咬著牙強忍著心中不滿,短短幾字全自牙縫蹦出。

 

被稱為妲己的女子沉下目光,唇角勾起詭譎笑紋,靈動眸底幾波晃動彷彿在計劃什麼。

 

「好吧~好吧~算是我失言了,喝過這杯陪禮酒,就當我向你道歉吧。」女子柔荑一揮,兩人面前立刻幻化出兩杯盛滿的玉雕酒器。

 

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徑令曹丕大感不解,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只能兩眼發愣得看著女子舉起一杯酒一仰而盡。

 

「我是先乾為敬,怎麼……你不賞臉呀?」

 

縱然狐疑,但礙於禮數,再加上有求於人,男子不便回絕,端起酒器豪邁的飲盡杯中物。

 

黃湯下肚令曹丕頓時詫異,有別於平日喝慣的酒釀,妲己祭出的酒水出乎意料的甘甜,不但不嗆鼻,回甘濃郁的滋味教人回味無窮。

 

瞧見曹丕一改冷冰冰的表情改為驚豔,妲己抑不住笑聲。

 

「喜歡嗎?這可是我們狐仙才釀得出來的仙酒呢!」

 

狐仙……不該是妖嗎?曹丕在心底暗吋,但為了得到自己想知道的答案,還是沒把諷刺說出口。

 

「確實甘美可口,謝妲己大人賜酒。」抱拳作揖,耐著性子說出奉承語句。

 

「你是想找回你父親吧……」妲己漾著大大笑靨,饒是曹丕的答案令她心喜,這會不再顧左右而言他,回問身前男子,待對方應了自己的問句,乾脆的接下話「夷陵之戰我雖有參與,不過在前方帶兵的可是遠呂智大人,我是沒見著你父親,你要問的話……只能問遠呂志大人囉。」

 

尖銳語聲一串不斷,一下子妲己便將問題拋到自己的主子身上,這令曹丕不禁有些氣結,多少感到氣餒。

 

「那麼……遠呂志……

 

「沒禮貌!要叫遠呂智大人!」一聽到自己崇拜的主子沒帶上敬語,女子立即揚起怒容。

 

「那麼我何時可以拜見遠呂志大人?」急促的問道,語氣間不知不覺的多了分急躁。

 

只見妲己單手掩過朱唇,格格笑出聲響,只見她媚眼嬌笑,那帶點獸性的臉龐隱約中透露教人卻步的詭異神情。

 

曹丕心底多少起了疑心,但這當口亦不好發作,而且似乎有什麼古怪正在蔓延,一時半刻也說不上來,只覺得向來沉穩的性子這會像被馬鞭抽打的馬匹,燥動不已。

 

「馬上……就可以見到啦~」愉悅的嗓音像是歌唱,骨碌碌的大眼還盯著曹丕直看。

 

「馬上?」尚未理解對方話裡含意,妲己已續著開口。

 

「是啊~要見遠呂智大人可不能隨便,你這身戎裝可得先卸下,免得遠呂志大人還以為你是找他打架呢~」

 

怪異的話語聽在曹丕耳裡總覺得哪裡不對,但現在站在別人的地盤上,氣燄總要矮上一節,他也不想錯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免得狐妖女等會變了心意,功敗垂成。

 

「那麼,我先回房換套正式的……

 

不待曹丕說完,隨即被妲己打斷「免了!免了!你把鎧甲懈下便是。」

 

古怪的指令縱然教人不解,曹丕也只能照辦,畢竟父親的下落才是他關心的重點。熟練的解下披風與胸前護甲,才打算停手,妲己又接著喊。

 

「剩單衣就好!」

 

「單衣?」這話直教男子訝異,心想女子所指必為內理中衣,若單穿中衣,那才真的衣衫不整,還思索著該如何對應,他已瞧見女子臉上不耐煩的表情,擰了擰眉,立即褪下外裝,全身僅著雪白中衣與下褲。

 

「這便好了~」見曹丕乖順聽話,原本不悅的臉蛋又神采飛揚了起來,著實令人摸不著頭緒「遠呂智大人馬上就到~」

 

「多謝……」滿腹困惑的道謝,隱約間,曹丕注意到身子似乎並沒有因為脫下外衣感到寒意,反而有股莫名的燥熱。

 

「用不著謝我,我還等著看你表演呢~」刺耳的笑聲又是揚起,字裡行間不須咀嚼也知道有問題。

 

這一切來得實在太古怪,逼得曹丕不得不豎起警戒。

 

「什麼意思?」

 

「我就想著……若能把你這張冷冰冰的假面具扯下來,那該是何等有趣?」一雙桃媚瞇如彎月,止不住的笑聲在庭堂內回盪,聽得曹丕心底漸漸慌張起來。

 

「你在捉弄我?」壓抑的聲音透出怒意,俊逸的面容瞬間染上肅殺之氣。

 

「不是捉弄……我是在幫你,若你能討得遠呂智大人歡心,說不定一會他就把曹操的下落告訴你了。」

 

女子說的是曹丕心底所想,但這會總讓他感到別有用意,而且……那份焦燥越來越旺盛,就像團火球逐漸聚於下腹,不用說他已明瞭那是什麼樣的感覺,領會過來的瞬間,不禁大怒。

 

「你對我下藥!?」幾乎是暴烈的肯定,早已過了弱冠,曹丕很清楚現下他需要的是什麼,但眼前有的就是個女狐妖,又是踐踏魏國百姓的惡賊,他可是心底是千百個不願意。

 

見曹丕越漸泛紅的臉龐,妲己不免興奮起來,賊兮兮的笑道「什麼藥?別污辱了我們狐仙釀的酒……給你品嚐是你的福氣,只不過嘛……這仙酒對狐仙是沒什麼特別之用,不過用在凡人身上……那可是上上等的媚藥呢~媚惑雄性時極為有用處。」

 

媚惑……雄性?

 

曹丕還沒來得及思考其中的含意,妲己已為他好心解答。

 

「每月月盈之時,遠呂志大人都需人侍寢,我正愁還沒在這許都城內見著看得順眼的女人,正巧你就自己送上門來。」

 

「胡鬧!我是男人啊!」冷顫瞬間襲了上來,不用說明他也明白妲己打得是什麼算盤。

 

「男人又有何妨,總是與雌體交歡也該換換口味,瞧你魏太子細皮嫩肉的,又是一張傲嘟嘟的臉,說不準比青樓女子還帶勁。」見著面前總是聞風不動的人扭曲表情,妲己心裡好不痛快,更加期待接下來曹丕會給她的樂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