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he Future -Prologue-

 

 
2009年的某一日,Orlando接到了一通來自紐西蘭的電話,電話那頭是對他有知遇之恩的大導演,嘴裡說著的是比十年前還要更遙遠的故事,PJ說了很多,解釋了故事的情節,以及希望他演出的原因,但Orlando心裡卻只惦記著一件事。
 
如果回到那片蒼翠茂林,迎著同樣的風,奔跑在廣漠的山丘間,那麼……從指縫中溜走的時光是不是可以再重新倒流?
 
Aragorn?』 彷彿聽到什麼不可至信的名字,大導演驚呼。
 
『不!在The Hobbit他才只有10歲,你不能期待一個只有10歲的人皇做些什麼吧?』PJ打有趣的說著,卻澆熄了Orlando滿腔期盼。
 
即便如此,他還是接下了The Hobbit的邀約,心底盼望著,或許當他再度踏上中土世界的某天,那個英勇的人皇會出奇不意的站在前方,就只是背影也好,他還是會奮不顧身的奔上前去追逐,就和過去一樣,他只需要一個機會……
 
一個再也不會出現的機會。
 
坐在窗邊,目光凝聚在架子上的一個防潮箱上,那裡面有他傾盡半生的思念,在紐西蘭所發生的一切都裝在裡面,有關於Viggo Mortensen的一切……也幾乎都裝在那裡面。
 
他以為只要把箱子封住,記憶就不會輕易流瀉而出,卻忘了自己從沒將那幅自己正在戴隱形眼鏡的照片從牆上取下,每當夜深思念湧起,他就會撫摸著這幅錶了框的照片,彷彿透過撫摸就可以接觸到照下這張照片的人。
 
Orlando深吸了口氣,倒入身後的躺椅內,目光空洞,任意識奔流。
 
思緒瞬間飛回到了十年前,那片綠意盎然的森林,那座終年被白雪覆蓋的高山,噠噠的馬蹄聲,氣勢磅礡的戰鼓聲,嘹亮的嘶吼,中土世界裡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仍歷歷在目,也是在那裡,他遇見Viggo,把心毫無保留的交了出去……傾盡一切,直到今天仍無法收回。
 
Viggo比他年長近20歲,卻從沒在他的身上看到一絲衰老的跡象;一舉手、一投足比他這個道地的英國人更像個紳士,比別人少了六個月的劍術練習,最後卻是眾人之中最厲害的劍士,他沉靜睿智,卻不是絕對的無聲,機智的談吐應答每每教Orlando自嘆弗如。
 
Viggo的演技在鏡頭前意氣風發,教人無法移開目光,而鏡頭之下又是那樣的多才多藝,宛如從文藝復興時代穿梭而來的詩人。
 
Viggo的優點Orlando悉數不盡,每一點都是被深愛的原因。
 
已經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一切潛移默化的融入生活之中,Legolas在遠征隊裡像是Aragorn的崇拜者,與之共患難,直到扶持Aragorn成為人皇;這樣的情愫也延續到了鏡頭之外,Orlando不止是Viggo的信徒,還成為了最親近的那個人。
 
沒有明說,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他對Viggo的狂熱,甚至有人傳言PJTwo Towers的故事中為他增加了好幾段LegolasAragorn對手戲,還把Liv拍好的橋段全部改為由Legolas演出。縱然一切都是訛傳,但Orlando確實很開心可以在大螢幕上藉著真實的心意來發揮演技,而效果也出奇得好,贏得不少人的讚賞。
 
在紐西蘭的那段日子很辛苦,卻是他這輩子最快樂的時光。
 
如果有任何的方法可以回到過去,那麼他願意傾盡一切去找回已不復在的過往,只要可以重新站在Viggo的身邊……
 
只是Orlando很清楚的知道,無論是做了什麼……都回不來了。
 
Viggo的眾多優點裡,深思熟慮也是其中之一,但這卻也是造成他們分開的致命原因。
 
Orlando從來都不曉的自己在別人眼裡是什麼樣子,直到《The Return of the King》首映那晚,Dominic把他拉到自己的房間,把過去十四個月拍片之餘所拍的側錄放給他看。
 
不同於PJ剪接的Hunger eyeDominic的影片中的Orlando總是不自主的追尋Viggo的影子,像極了戀愛中的少女,彷彿一刻都無法忍受分開的時間,而在相會的當下總會毫不保留的綻放欣喜的笑靨,唯恐在場的每一個人不知道他心中的喜悅。
 
影片中,兩人的相處完全就是熱戀中的情侶,熱情又甜蜜,Dominic沒有PJ那樣好的剪接功力,卻使得影片更加寫實,清楚的記錄下了在紐西蘭他與Viggo相交始末。
 
雖然片中的畫面讓人尷尬,但Orlando並不在意自己對Viggo的感情呈現在世人的面前,更何況只是同劇組的工作伙伴所剪輯的玩笑影片,實在不需要太過在意。
 
再說Dominic總是不遺餘力的在幫Viggo製造誹聞對像,從滿臉金色鬍子的女人到戲中所馴養的馬匹,任何Dominic想得到的對象、物件都有可能會是尊貴儒雅的人皇的另類誹聞主角,他非常樂在其中在作弄Viggo,甚至現在連累到了Orlando
 
不過這對向來熱衷向他人表現自我的Orlando完全不是問題,雖然形象被人弄得像個小女生一樣,但Orlando也承認在Viggo的面前,他的確完全沒有自制力,甚至DominicBilly說要拿去消譴Viggo他也沒有多加阻止。
 
Orlando以為Viggo會和他一樣一笑置之,可是這一次,那雙淺綠色的眸裡濺起了不一樣的漣漪,甚至就連笑容都吝嗇給予,當他回過頭望著Orlando的瞬間,熟悉的畫面從彩色化為灰白。
 
漸行漸遠,從首映會之後的宣傳活動一直到電影下檔,Viggo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樣給予熱烈的回應,縱然噓寒問暖仍有零星幾次,但卻不同過往,過去縱是簡單動作也暗藏著甜膩的呵護,可以讓Orlando清楚的感覺到那份不曾言明的愛戀,但後來……卻像是敷衍了事的慢慢抽離,Viggo的存在就像是燈光下薄影,稀薄得幾乎難以復見。
 
當意識到這點後,恐慌如拔山倒海般湧來,Orlando一刻也不能等待,撥了Viggo的電話,確定了他仍住在LA的家中後,便匆匆的訂了機票飛過去。
 
衷心的期禱一切都是他的妄想,Viggo只是體恤他太多工作,所以不願打擾他,只要再見面,Viggo一定會在家門前就給他一個熱情的擁抱。
 
一定會的一定會的……
 
然後……
 
接下來發生的……那夜宛如夢魘,卻怎麼樣都揮之不去。
 
Viggo如他所料的站在家門口等著他,卻雙眉深鎖,一發不語的把他拉進屋,房門重重的關上,自顧自的到餐廳端了一杯熱可可給Orlando
 
一連串流暢的動作彷彿經過排練,但氣氛卻死沉得嚇人,Orlando想要找個機會打破沉默,卻發現在飛機上想好的所有對白在這一刻全都不適用,只能張著雙眼戰戰兢兢望著在前方坐下的男人。
 
「我以為經過這幾年的磨練你會成熟一點。」Viggo率先突破安靜氛圍,但語氣卻是那樣的不親切,甚至還帶著責備的味道。
 
……Orlando想說些什麼為自己辯護,但緊閉的唇除了顫抖,根本就沒辦法打開。
 
Orlando像個孩子靜靜的聽著,但很快他發現,前方那雙淡綠眸子溢滿說不清的情緒,他卻無法辯讀其中的訊息。
 
Orlando我不是要對你說教,但你必需清楚,你是個公眾人物,是個演員,而且你現在正在拍電影,應該要在片場附近的揣摩角色或是練習,而不是逮到機會就冒冒失失跑到我的地方……
 
Vig………」年輕男人詞窮的模樣,Viggo看在眼裡,他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你也應該累了吧?要吃點什麼嗎?」Viggo站了起來,作勢要往廚房的方向。
 
「不!我不要吃東西,Viggo你告訴我……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對吧?」
 
中年男人有些茫然的回過頭,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會,一則迫切熾熱,一則惶惑不安,周遭的聲音像是慢轉撥放般的低沉下來,靜得連秒針走過都如鐘鳴,無聲拉長了時間,在空白之中塞入惶悚,猛然間OrlandoViggo的眼裡補捉到一閃而過的恇怯……
 
神情有些狼狽,緘默之後Viggo似乎完全不打算回答詢問「Orlando你真的累了……
 
「我不累,你以為我大老遠飛來LA只是喝你泡的熱可可和吃東西嗎?」年輕男孩急了起來,心底的陰影漸漸的擴大,範圍大得就像要降下驟雨的烏雲。
 
「或許……Viggo欲言又止,複雜的表情在他的臉上流竄,而Orlando很清楚那絕不是演技「或許我們該回到一開始那樣……這段時間我們走得太遠了。」
 
Orlando怔了怔,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Viggo確實的在向他宣佈,他們之間那份不用言明的關係已經成了過去式。
 
「和我在一起……有讓你這麼不堪嗎?」年輕男孩的表情扭曲了起來,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握著裝滿熱可可的馬克杯,Orlando幾乎以為自己要捏碎手中的杯子了。
 
「不!Orli你很好!你是我見過最美好的人,任何人能和你在一起都是得到了最大的幸運。」急著解釋讓Viggo忘了矜持,以致於脫口叫出甜膩的暱稱。
 
「那為什麼?」可惡!他居然感覺到有液體在眼眶打轉,而且聚集的速度比他想中快得多,再多眨一下眼,水滴就會從中滑落。
 
眼見清晰淚痕滑下,Viggo下意識想為Orlando拭去,但一看到那張寫滿哀慟的漂亮臉龐,正想要舉起的手便停在了半空中,當著男孩的面將手掌收握成拳頭然後放下,用狠心來面對
 
「很晚了……Orlando你現在該做的是喝完這杯熱可可,然後去洗個澡,明天馬上飛回片場工作……」有別於以往堅定與真誠,今晚的Viggo一反常態的畏縮,與印象中裡的人皇完全不同。
 
「你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什麼從首映會之後就變成這樣?」Orlando用力的將馬克杯放在茶碁上,暴躁的大喊,這是第一次他對Viggo發洩私人的情緒。
 
「這一切都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我們不應該放縱自己。」
 
「放縱?」刺耳的用詞讓Orlando的眉心鎖得更緊,他用力抹掉臉上的水痕「我只想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
 
Viggo深深的一呼吸,定下心彷彿下了什麼決定,低沉的嗓音混入的苦澀,緩緩開口「Orlando你還年輕,不應該被貼上標籤,而和我在一起只會限制你的發展。」
 
「我聽不懂!什麼貼上標籤?同性戀很可恥嗎?Viggo我一直以為你是很開放的人。」生氣起來的Orlando壓抑不住自己的開始嘲諷一直被自己視為師長的男人。
 
「我不反對同性戀,但這和你有被有被標上這個標誌是兩回事,Orlando你還年輕,你有很多可能性,但相反的,也很可能因為一些傳言斷送在好萊鎢的前程,而這是我不願看見的。」Viggo盡可能的用平靜的語調解釋,引來的是更尖銳的咆哮。
 
「這些話你怎麼不去對Ian說啊?」Orlando開始歇斯底里怒吼,急促的呼吸像是要把肺部的空氣全掏淨般叫他難受。
 
Ian是個偉大的演員,你的演藝事業才剛剛起步,你們並不在同一個基準線上,流言會毀了你的。」
 
「你說的都是藉口,為你不敢對世人表白我們之間的關係的藉口!」Orlando惡狠狠的罵著,然後被抹乾的淚水又重新滑下,幾次動作,卻仍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而前方的中年男人則是選擇沉默以對。
 
「懦夫!」
 
年輕的男人淚流滿面,雙手胡亂抹著臉頰,卻再也等不到任何一句回應,心疼的感覺像塊沉甸甸的石頭壓上胸口,他很清楚痛哭失聲只會讓他看起來更狼狽,但悲愴的情緒卻由不得他控制自己的眼淚。
 
最後他抓起自己帶來的背包,頭也不回的奪門而出,Viggo沒有攔他,任由他離開,那晚Olrando在機場過夜,之後再也沒踏進ViggoLA的家一步。
 


「呼……Orlando深深的呼了口氣,摸摸了臉頰,不知什麼時候眼淚竟然滑落了。
 
看著牆上那張自己的照片,惶惶然的伸出手高舉在眼前,藉著借位用指尖滑過自己的輪廓,暗想著是否……擺放在Viggo家的那張照片也曾經這樣被撫摸過。
 
手機音樂鈴聲打破了寂靜,Orlando動作迅速的接起手機,手機的那頭傳來甜美的女音,向他邀約著今天的晚餐。
 
清了清有些沙啞的嗓音,Orlando若無其事的回應「好啊……等你拍完雜誌照我去接你。」
 
結束通話鍵,Orlando望著手上的智慧型手機好一會。
 
Viggo如願的離開了他的生活,而他也只能暗藏起那份無疾而終的感情,在沒有Viggo的日子裡找尋讓自己好過一點的生存方式。
 
試著去愛除了Viggo以外的人吧……
 
 
 
=to be continued=
 





 
-Prologue-後記:
 
本文的誕生說是The Hobbit的副產物一點也不為過,事實上也的確是衝完兩場The Hobbit後才開始構思的,不為別的~主要就是這次The Hobbit裡面有Legolas,但是沒有Aragorn!感覺上好像……VO真的再也沒有任何交集了給我精靈王子和和未來人皇的光源氏計畫也好啊~總之,因為The Hobbit實在太美好,所以開始重看魔戒三部曲(怪結論),本來想要一天馬拉松全部回味完,不過實在是太長了(天音:太拼了),所以還是花了大概兩天的時間,結果一看完小花又狂開,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Viggo的帥氣還是深得我心~年輕的O小花也超可愛的呀~幕前幕後都超有愛!

很多年以前看了《只是當時》,故事寫得非常寫實,也非常合理,絕對是經典中的經典,但……卻把我電得半死,也同時讓我對VO文有了極大的陰影,從此看VO文絕對無法一次一口氣看完,每一次都要一段一段看……甚至會莫名的抗拒看VO雖然很想看VO小說,但總是覺得很害怕,再加上他們現實中就是個BE,更讓人難過。

當年看完《只是當時》後其實非常有衝動想要寫一篇HE來補完我心中的VO,無奈當時心靈重創,根本想不出好東西,結果挖了坑就停了(大概不到一公尺深吧?)。這麼多年過去了,當時文中的未來也都已經成為過去,借著對VO重新燃起的愛才開始讓我有補完的想法,不過《The Future是一篇全新的文章,和過去的坑沒有直接性的關係,本來有想過要把以前寫好的Quotes拿來用,結果發現完全不合,所以連用都無法,只能算是全新章節,只有當時的想闡述的概念是差不多的。

《The Future其實就是對於目前2012年我心中的VO的側寫,有很多細節沒有去查證,我也不敢去查(怕面對事實?)既然要萌就萌得無憂無慮一點(?)所以很多東西都是憑印象去寫,說真的我也實在不太記得到底VO是什麼時候開始疏遠的,所以就隨意寫了~但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最後~如果有好心人,請介紹我看好看HE的VO(AL也Ok),我會很感謝的~
 
 
八神月寒 筆
2013.01.13 ←今天113 呢,真是不吉利(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