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The Future - Midst-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2010年四月某一天的凌晨所發生的事,那晚不知怎麼的Viggo總是覺得心神不寧,不管是寫詩還是畫圖都無法平復紊亂的心緒,在床上翻來滾去就是無法入睡,最後索性起床開始整理前些時候在報紙上剪下的報導。
 
剪報的習慣幾乎是在拍攝Lord of the Rings時養成的,當年他的化妝鏡上貼了滿滿的剪報和他的手稿,拼湊起來的樣子看起來有些亂無章法,但一眼掃過總能湧上濃濃的滿足感。
 
直到幾年前,他察覺到記憶力已不如年輕時那樣清晰,變得開始像七、八十歲的老人家一樣遺忘事情,恐慌如狂風襲捲而來,他望著過往隨手剪下已堆成小山的報導,然後動手整理起來,他到IKEA買了幾個收納箱,在箱上貼上朋友的名字,將相關的文章編好日期放進去。
 
Viggo是個條理不紊的人,就算是再小的事他都可以井然有序的分門別類,只是前些日子他忙著在準備拍攝A Dangerous Method的前置作業,以致於疏忽了整理這疊厚實的報導。
 
他很快的按照朋友們的名字順序,將相對應的主角報導放入屬於他們自己的收納箱,然後回過頭,還有一大疊厚如字典的報導……而這疊被文字堆砌的主角只屬於一個人。
 
望著那堆看似有些像廢紙的剪報,Viggo想得有些出神,腦中意念有些混沌,但又有個既有印象的輪廓。
 
雖然他不樂見那些記者、狗仔整天沒事就跟在Orlando Bloom屁股後面狂拍照和編八卦,但託這些狗仔的福,就算不常見到Olrando,他也可以曉得這個孩子在什麼地方做了什麼事。
 
如他所料,在The Lord of the Rings之後Orlando知名度大增,先後與Johnny Depp和Brad Pitt合作,甚至也獨挑大樑演出主角,雖然票房並不是很亮眼,但至少身價已擠入好萊塢一線明星之中,這些都是Orlando應得的,對於這些成究Viggo每每看過相關報導,總是會會心一笑,並重新確認當年自己做的決定並沒有錯。
 
指尖輕撫過油墨印刷出的圖案,曾經可以躺在掌心的臉龐,如今只剩下斑駁不清的印畫,即便如此,每當再重新看過這些被加油添醋過後的文章,Viggo總能再睡上一個好覺,甚至有時還能夢到在紐西蘭的那十四個月。
 
唇角微揚,笑紋也深刻了起來,眼底是藏不住的深情--他無法不愛這個神彩飛揚的孩子。
 
無論是鏡頭前,或是之後Orlando總能隨心所欲的表達自已,像是有燒不盡的活力,在他的身上,Viggo看見了屬於明星的光芒,眩耀奪目宛如烈陽,同時也很清楚的意識到他們之間的差別。
 
以藝術家自居的Viggo本來就是個甘於躲在眾人目光之外的人,獨自安靜的畫圖、寫詩,或是拍照,用非主流的藝術品來填滿人生,他享受這樣的人生,不用太多掌聲和目光,不願意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只想寧靜度日。
 
但Orlando不同,他熱情奔放、樂於表演,開朗的性格可以博得所有所有人的好感,五光十色的鎂光燈才是他的依歸,
 
Orlando的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美到讓他失去了矜持,甚至超乎想像的愛上了這個小自己將近20歲的孩子……
 
他喜歡跑在前頭,當回過頭去看到Orlando氣喘噓噓的追上來,然後伸出手拉他一把;在年輕男孩為演出的方式感到困窘時,他也不介意用自己的經驗來給對方做借境,只想看他將最完美的一幕留在底片上。
 
又或是當Orlando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時,用一些屬於男孩子的玩笑來讓Orlando提振精神,甚至他曾慫恿過Herry用管線膠帶貼滿Orlando的拖車,然後Orlando再把臭掉的魚和類似排泄物的東西丟到自己的拖車,雖然很低級,卻可以把惱人的工作忘掉,讓Orlando和自己重拾對工作的熱情。
 
他們嘻鬧、調侃著對方,讓自己帶給對方的生活更多色彩,悉數不盡的歡笑載滿了回憶,只要一想起紐西蘭,往事一幕幕就會自動浮現,彷彿是在告誡他不要忘了那段曾經。
 
愛不釋手……
 
當意識過來時,所付出的感情已遠遠超出他的想像,曾幾何時,兩人之間的距離竟消弭不再,撫摸、擁抱成了最平常的問候,親吻…更多的……Orlando的甜美緊緊的被他擁在懷中。
 
難以自拔……
 
指尖畫過尚未清醒的睡顏,聽著呢喃夢語,細細啃咬過每一吋肌膚,印下專屬的印記,放任情感奔流,在心底永遠保留一個不容抹煞的位置給Orlando
 
在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上映後,他們依然親蜜,他甚至縱容Orlando在公開場合親吻他,自我催眠在別人眼裡那只是過份友好的情誼。
 
直到有一天在和Henry通電話才點醒了他……
 
『爸……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我想這麼問很怪,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說吧,我們之間不應該有祕密的。」
 
『你和…劇組的人……呃!不……我還是喜歡直球。』
 
「我不曉得你開始看MLB。」Viggo笑了出來,他從不限制兒子從事任何運動,只是棒球這個運動實在很少出現在他們的話題中。
 
『Well……之前陪朋友看了幾場天使的比賽,雖然開季輸得很慘,不過最近打得還不錯,說不定有機會幫LA拿下第一個冠軍。』講起最近的新興趣,Henry不由得眉飛色舞了起來。
 
「呵~如果真的拿下冠軍,那可能是成軍以來的第一座呢。」雖然Viggo對棒球並沒有太大的熱誠,但每年到了十月份總是可以看到一堆支持在地球隊的球迷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多少也可以從側面瞭解。
 
『就是啊……不對!這不是我的重點!』
 
「所以是什麼呢?」
 
『唔…你和Orli…是那個嗎……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那瞬間Viggo心底鈴聲大作,彷彿是被兒子敲了一記悶棍,尚未反應過來,反射性的就直接回問「什麼?」
 
『Well……如果真的是的話,我只是……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不反對啦!我也很喜歡Orli,當然我也知道你們可能只是很好的朋友……但不管怎麼樣……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聽著兒子的話語,向來敏捷的思路在此時全打上了一串串的死結,Viggo總是逃避不願去憶測在別人眼裡他和Orlando的關係,但如今就連自己的兒子都這麼說了,可見外頭肯定已是謠言滿天飛。
 
掛掉電話後,他開始檢視和Orlando之間的一切,並徹底釐清其中的利害關係,但不管做過多少假設,他都無法矇騙自己Orlando就是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他需要更多、更多的機會來證明自己的價值,而這些都是他無法給Orlando的。
 
從那天起,他開始控制自己,儘量在鏡頭或公開場合前克制自己儘量不要提到Orlando,儘可能的用輕描淡寫的方式在兩人身邊畫下一條清楚的分隔線,讓外界沒有太多的聯想,不留下過多的話柄讓人捕風捉影,總是對自己耳提面命的告誡,不要讓自己成為干擾Orlando未來的影子。
 
儘管一切是這麼的小心翼翼,但是Orlando……實在太單純,也太誠實,光看他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猜出他的心思,幾乎無法隱瞞心事,高興時就是開懷大笑,難過時周圍的氣氛就像被厚重烏雲籠罩,Viggo甚至曾經一整天沒有與Orlando對話,光是簡單的觀察,便準確的命中Orlando當日的所有心情。
 
那時年輕的孩子還拉著問他是否學了什麼讀心術,只是Viggo不忍告訴他,是他自己把心事都洩露了。
 
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在他可以靠雙眼就瞭解Orlando的一切。
 
而……他最極力隱藏的事,也在同時全被毫無心機的孩子在眾人面前抖了出來,深知那是他的優點,但心底的擔憂卻一點一滴的擴大,漸漸的,他開始用一些和其他演員的親密動作去遮掩這段關係,卻不足以抵抗輿論傳佈的速度。
 
或許當時他該告訴Orlando,讓Orlando試著收斂自己的喜惡分明的表現,但很快的Viggo瞭解到,即便是Orlando和他一起將這份感情地下化,那些嗜血的媒體又怎麼可能放過這個題材,他並不想在某天早晨看到自己和Orlando被刊在八卦雜誌的封面上。
 
再者,捕風捉影的耳語並不會因為他不想聽而停止散佈,群眾的眼光是一回事,影圈內的製片、導演、電影人和演藝圈的眾人又是另一回事,或許有人會對流言蜚語有興趣,但更多的……絕不想讓演出者的私人話題蓋過正要推出的作品,有多少機會因此而流失,Viggo不願想像。
 
在他的腦海已經不止一次為Orlando繪製未來的藍圖,這個心中充滿熱情的孩子應該要有更美好的日子,他會越跑越快,快過他、超越他,筆直的向前衝去,在世界舞台的最高峰大放異彩,而不是和他這個老男人長相廝手,過著遮遮掩掩的日子。
 
或許他也曾夢想在人生終點之前可以和Orlando交握著手向彼此告別,但更希望的是看到的是……Orlando展翅高飛的姿態。
 
他可以一輩子背負著被懦夫的罪名,但不能忍受Orlando在他身邊失去了應得的光彩。
 
所以……他選擇放下,不著痕跡的放開……
 
親手抹煞Orlando對這段感情的期待。
 
隨著時光推移,當年那個陽光燦爛的笑容已不再隨意出現在昔日的精靈王子臉上,笑靨添增了難以言明的憂鬱,藏不住心事的性格逐漸封閉起來,爾後Viggo漸漸變得無法解讀Orlando
 
Viggo曾私下與其他遠征隊的隊員打探Orlando的轉變,卻沒有尋得確切的答案,或許是年紀的增長使然,但看著螢幕裡的那人,Viggo隱約中感覺到,這或許Orlando一如過往那樣循著自己的腳步前進,在分別之後……
 
他在和Orlando兩人之間築起一道牆,但Orlando卻是把所有人都杜絕在自己的牆外。
 
擔心……但如今Orlando已遠在他伸手不可觸及的那處,拔腿狂奔也抵達不了了。
 
「呼……」輕輕的嘆息,那堆凌亂的報導已全被列上編號,工工整整的躺在紙盒之中。
 
看著整大箱的記錄,Viggo看得有些出神,他不能不承認這一刻心裡對往日的懷念正在沸騰。
 
很想在撫摸那張孩子氣的臉龐,想再親吻柔軟的唇瓣,想再緊緊抱住占據他十年思念的男人。
 
回憶像蒲公英一樣散開……
 
陽光的笑臉離他好近…好近……
 
再張開眼,不曉得是不是熬夜的關係,眼眶竟有些酸澀、糢糊……
 
從屬於Orlando的紙箱內拿出一疊卡片,小心的拆開,細細讀過又重新收回信封內。
 
他還是每年寄聖誕卡給Orlando,而Orlando則是有一年沒一年的回卡,但相同的是……那些卡片上總是有些字跡像是被水滴暈開的痕跡,心底某處在隱隱作痛,自問著是否還要繼續,但收到卡片時下的決定,又會再來年冬天被打破,最後Viggo順應來自心底的渴望,自私的希望還能再得到一點Orlando親手寄來的消息。
 
猛然尖銳的手機鈴聲劃破寧靜的黑夜
 
Viggo盯著在書桌上震動的手幾秒,回過頭,牆上的掛鐘清楚的標示三點四十五分,考慮著該不該接這通電話,就在猶豫之間鈴聲平息了下來。
 
心裡嘀咕著,或許是哪個醉漢打錯電話,就當這麼想時,同樣的鈴聲又一次響起。
 
一次可能是打錯,那第二次……就不是了吧?
 
縱然滿腹疑惑,Viggo還是走上前按下通話鍵。
 
「Hello?」電話的那頭沒有傳來半句應答,隱約間似乎有遠處的風聲在狂哮。
 
「Hello?」Viggo不確定的又問了一聲,知道他這隻手機號碼的人不多,除了Henry、Exene、就剩幾個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家人,但這些人總是會算準了時間才打電話,絕不是在夜深人靜半夜的此時,若排除了那些人。
 
呼吸猝然急促了起來,他很清楚的記得,在他剛換手機號碼的那年,他的確將這隻手機的號碼寫在一張聖誕卡上,所以除了親人外,剩下的就只有……
 
「Orlando……是你嗎?」
 
Viggo隱約聽到電話那頭傳來深深吸氣的聲響,爾後是沉重的呼吸聲,彷彿正在調整著顫抖的呼氣節奏。
 
約莫半分鐘的靜默,Viggo才從手機裡聽見顫慄到幾乎破碎的哽咽聲『Vig…我不想結婚……』
 
「Orlando?」
 
『我不想和除了你以外的人生活一輩子……我不想要……』
 
「發生什麼事了?冷靜點!」Viggo試著去理解Orlando所說的每一個單字,但無論怎麼解析,他還是一頭霧水;而年輕的孩子亦無法控制情緒的抽噎著,讓他更加難以從對話中找到安撫對方的方向。
 
這是在他們大吵一架後,第一次Orlando打電話給他,卻沒想到會是在這樣的狀況下。
 
聽著彼端的啜泣聲,Viggo回過頭看著那個屬於Orlando的紙箱和聖誕卡,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正在和當事人通話,這種朦朧的恍惚感,宛如是在夢中才會擁有。
 
在大一段毫無意義的自我闡述後,Orlando總算說出他打這通電話的主因,而Viggo亦是瞬間清醒了過來。
 
『……Miranda懷孕了,她想要結婚,可是我……』
 
Orlando又是深吸一口氣才啞著嗓音完成句子『我沒有辦法……』
 
「你愛Miranda嗎?」Viggo試著盡量不要帶有任何情緒性的語氣,平穩的問道。
 
然而卻沒有聽到回應,彼方只有傳來啜泣聲,Viggo很確定Orlando如果不是喝了點酒,那就是真的慌張到了極點,否則他也不會忘了當初兩人分開時是多麼的絕決。
 
而在這麼無助的情況下,Orlando想起的……想求助的……竟然還是他,這不禁令Viggo有些動容。
 
「Orlando……」Viggo試著呼喚對方的名字來平復他的心情。
 
『Vig你知道我有多愛你…你知道的……對吧?』
 
「是的…我知道。」他淡淡的說,這個問題從來都不需要思考,答案一直都很明確,從來也沒變過。
 
『當初Kate也說要結婚,所以我們才分手……但我沒想到……』
 
「Orli你要為你自己做的事負起責來,你已經不是十年前的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年輕人了。」是的,他已經33歲了,是已經該學會如何扛起責任的年紀了。
 
『可是……如果要走一輩子,我……我希望那個人是你。』
 
哽咽和啜泣傳來,不用閉上眼Viggo很清楚現在Orlando臉上的表情,如果現在年輕男孩就在他面前,他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緊緊抱住他,用體溫卸去他的不安,讓他相信一切都會雨過天晴
 
『我只想要和你一起,真的……』
 
同樣告白沒有章法的重覆著,就像壞掉的CD音響不斷跳針,隱約之間,Viggo似乎明白了什麼,一直潛藏在內心的預感像藤蔓般的爬了上來。
 
聽著電話那頭的男人不斷抽泣和述說對自己的感情,在深刻哀働的表白中,Viggo慢慢摸索出讓Orlando如此悲傷的原因,而這卻是他一直期望Orlando走上的道路。
 
「Orli…你是知道的吧?你知道……就算不希望,但…你也還是會對Miranda負責,會為那個未出生的小生命負責任。」
 
從接起電話那刻起,所有傾訴愛戀的話語,其實是包裹著教Orlando無法負荷的告別。
 
「如果你是希望得到我的祝福……那我會說恭喜你。」Viggo心底的某處在剝落,縱然在很久以前他就開始準備這一天的到來,但當真的發生時候,還是抑不住的心痛。
 
『我才不要你的祝福,我不要……』電話那頭咆哮了起來,之後又是哭泣……
 
「聽好!Orlando Bloom你並沒有對不起我!」語氣突然嚴厲了起來,接下來的那段話他希望對方能冷靜的聽進去,好好的收在心底,然後再無後顧之憂的去做他應該做的事。
 
『Vig……』
 
「我愛你,Orli……」這麼多年之後,Viggo再一次喚起了只有在激情之中才呼喚的暱稱。
 
『Vig!?』年輕人顯然是被嚇到而驚呼出聲。
 
「噓…聽我說完,我希望我可以陪你一輩子,不管是什麼樣的方式,朋友、家人,什麼樣的關係都可以……」
 
『Vig……你好狡猾,你真的……好狡猾……』為什麼要在他已經不得不放棄的盡頭才說這些話,如果再早幾年,他們所擁有的絕不會是空抱著思念的虛無。
 
「我希望你好,不管是在螢光幕上,或是私底下,就算沒有我在你身邊,你都可以過得很好……不要讓我擔心你好嗎?可以向我保證嗎?」
 
『…yes……』
 
「很好……」
 
那夜,Viggo不記得這通電話是怎麼結束的,只記的耳畔邊泣聲不絕,夾雜著一句句像是懺悔般的愛語,一切就像回到千禧年間,兩人一同在紐西蘭森林迷路的那個夜晚,心疼著這個看似永遠長不大的男孩。
 
他們緊握著對方的手,給著對方勇氣,爾後到一人放開,Viggo仍被單獨著握住,像是拖行般的向不知名的遠方前進,而如今Orlando一直緊緊握住的手終於……要鬆開了,他將要去擁抱Viggo再也無法介入的未來。
 
「和Miranda結婚吧,孩子會是你的新寄託……」
 
 
 
=to be continued=
 
 



 
- Midst- 後記:
 
可喜可樂~終於把我最想寫的一段給寫出來了,下一章就是收尾啦~超開心的~
是說……最近在查資料的時候我發現……原來《The future-Prologue-是在O小花的生日寫完的呢~原來一切都是O小花的怨念才讓我生出這篇文的(不對)不過我可不希望下集要等到Viggo生日才生出來啊……
其實寫到Viggo想故意混淆視聽和別人搞曖昧,但Orli卻一直自己爆料,我當下真的好想寫「這就是俗稱的『養老鼠咬布袋』」但是這樣一寫就把氣氛破壞光光啦~還是覺得傻傻的Orli好可愛啊~
在Henry那段的棒球話題其實真的是個意外,本來只是想隨便找個話題,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而且好巧不巧剛好天使隊就在2002第一次拿下創隊以來第一次的世界大賽冠軍,而且開季還真的是輸到脫褲子,之後整個大翻盤,當時有在看比賽的球迷會High翻也理所當然的事。
另外,在Orli的感情部份,其實我並不想把Orlando寫成是把女生當成替代品來交往的感覺,而是他真的在試著去愛Viggo以外的人,但當真的要面對到結婚這一步的時候,Orli才會驚覺到他還是沒有辦法放下Viggo,在責任和良心之間掙扎,到無法忍受的時候才聯絡Viggo,不過因為篇幅很短,作者也很懶得去寫其他補完章結(毆),所以只能折衷成這樣,用後記補完也OK吧?(不對!)希望不會給人有Orli在玩弄女生的感覺。
最後想說的是……文章中有一些對話看起來不太通順的(我自己覺得啦〕,是因為很多對話我都先想英文是怎麼講,然後才寫成中文,但在中文裡面看來就會覺得有點微妙。總之~就是這樣啦!
 
以上 
 
八神月寒 筆
2013/1/2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