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恆愛 - 拾貳 章

 

 
 
月明星稀,夜幕低垂,營地火燄在崖下熊熊燃燒為曠蕪的野地添增了一分人氣,守夜的士兵們認真的堅守崗位,卻也抵不過襲來的睡意,倦怠之態就算身在崖頂也看得一清二楚。
 
但這些卻無法映入游兆的眼簾,昂首看著高掛當空的新月,一派思潮往數年前的將軍府奔騰而去,他還記得那夜在祖父面前立下報國的誓言,還記得他老人家慈愛的眼神,但這一些都隨的時光流走而逝去,現在的他是飛羽部隊的游兆,並非當年鎮軍將軍府的趙昂少爺。
 
曾允諾祖父他總有一天會蕩平北方,鏟除曹賊,誓言時刻不敢忘,但隨著時歲過得越久,他越來越不安,他發現征戰不如他想的那般簡單,討伐敵人更加不易,過去他因會過人槍法而恃才傲物,但在沙場上卻無法發揮效用,無論他殺了多少敵將,倘若已方軍勢敗,主將下令撤軍他也不得不咬牙退出戰場。
 
所以來到飛羽,在這個機動性高的秘密部隊裡他是該可以一展所長,但近來他卻發現身為小隊領導人的焉逢並不如他這般在乎殺敵立功,縱然武藝過人,但……實在太心軟了,需知在戰場上對敵人仁慈,便是對我方殘忍,稍有不慎甚至有我方全軍覆沒之虞。
 
尤其是到了近幾次的任務,先是在白柳砦釋放了所有俘虜,後來在攻打許家堡時還下令不許殺害堡內一干叛民,種種行為令他感到不滿,也對焉逢的判斷力產生質疑。
 
身為弔民伐罪的大漢王師不應波及無辜這他也懂得,但現在他們身處戰場,他們放過的人放下刀刃是百姓,但舉起兵器個個都是敵方民兵,再者飛羽乃是大漢秘密部隊,倘若行蹤讓對敵方知曉,偷襲與協助的機動性便縮減了,放過那些人可說是百害而無一利。
 
他亦將此事稟報增長使,對方卻說他相信焉逢的決斷,倘若不服可另調去飛之部,這讓一向遵循指令的游兆迷惘了。
 
「爺爺……難道…是我錯了嗎?
 
將目光拋遠,望著被夜色覆蓋的荒野,蕭蕭風鳴從耳畔呼過。
 
那瞬間他竟有種找不到歸屬感的失落,面前這廣大的曠野是大漢國的故土,大漢的旗幟卻從沒來有這此處久留過,是否在有生之年都無法克復中原了呢?
 
心念至此,黑髮青年趕忙甩了甩頭,望拋開這等擾人的雜念。
 
按了按雙側的太陽穴,緩過雜亂思緒,當放下手後將許諾默唸一回,再一次堅定自己的信念。
 
踱下山崖,正想慢步回至營帳,卻見一抹纖細的白色人影悄然越過轅門邊,而一旁看守的士尉竟渾然不知,趕忙三步併作兩步追了上去。
 
但那人卻如疾風迅雷竄過他的視線,無論他怎麼追趕都追不上,繞過一片雜草堆,剎見遠方草堆後飛散出銀色細髮,那瞬間他幾乎可以肯定自己所追逐的目標是誰,只是當他跑至目地那堆雜草之後只卻空無一人。
 
左右顧盼,卻不見半點人煙,地上足跡也是到了一半便消失無蹤。
 
游兆皺起眉,回身往轅門走去,一直存在心底的那個猜測,這一刻化為了真實。
 
 
 
 
==》◆※◆《==
 
 
 
縮地之法一施,輕盈的身子已越過重重山麓,踏入被雲煙籠罩的山間狹路,橫艾緩緩走過架起的木橋,左側觀望,下頭可是萬丈深淵,一般人看到這地勢肯定繞道而行,但從女子從容的模樣看來這高度她並未放在眼裡。
 
走過不平整的木橋後,在山壁深處開了一條小縫,那縫後是豁然開朗,高平地勢還繞成圈,其中央卻是一片平坦,在這別開生面的境地內,間間草房相依聚落,這樣貌奇特的村莊映至眼底,橫艾卻沒有半點驚異之色,神情悠然立於闢出的小道,下一刻再旋身,光圈環繞著她已身在所選中的民房之內。
 
民房內中央擺著尋常的木桌和幾張木椅,再望過去牆邊是座簡易的神龕,上頭供奉的並不是祖先牌位,而是幾張畫像。
 
橫艾走至神龕旁,低眼看過早已泛黃的畫像,圖上的主角早已仙逝不在,但他們仍留下不少徒子徒孫,當年的義正詞嚴的宣誓猶言在耳,「蒼天已死」──為了這四個字有多少年輕的生命在刀口倒下,有多少家族因此受到迫害,黃巾起義至今不過百年,但當時那個劉氏的漢天下,如今已分為三強鼎立,世事多舛,時光荏苒,對她而言只是白駒過隙,眨眼瞬間……
 
「你是什麼人!為何闖我民宅?」沙啞蒼老的吼聲自背後傳來,橫艾也不作慌亂,悠揚轉身,讓對方看清自己的面貌。
 
「祭酒大長老別來無恙?」
 
「呃、怎麼是您,壺中仙大人……小人冒犯了」眼見來者全身慢漸漸散出金光,老人趕緊跪下陪罪。
 
「別跪了,我有正經事要你辦呢……」此刻的橫艾身覆金光,連帶著身影都透明了起來,銀色長髮於空輕飄,身形體態有如人們口中仙神一般。
 
「是,小人謹聽壺中仙大人吩咐。」老翁作揖彎腰,對於橫艾的話語可說是畢恭畢敬。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你差人在這峻嶺間尋覓一株名叫『蜀山瓊芝』的聖物,明白了嗎?」女子說話語氣依舊,但比起往日,神色間卻多了份冷傲。
 
「小的明白,不知壺中仙大人何時需要?
 
「這個嘛……」橫艾摸了摸下顎,側頭細思,回眼瞥過始終垂首等待聽令的老叟,勾起唇角淡道「說不準,或許十天半個月、或許年、兩年……你等只管找到便是
 
「小的聽命
 
看著面前曲身垂首的老人,橫艾一時間心底諸多感慨,初見這人還是個強健的中年人,如今卻垂垂老矣「這些年……村裡一切都好嗎?
 
「託壺中仙大人的福,一切都好……」聽見恩人的關心,滄桑嗓音不能自己的顫抖,天地可證他無時無刻都想著該如何報答恩情,如今受之所託已無限感恩,更遑論體貼慰問。
 
「欠缺什麼嗎?」橫艾收起冷默淡淡問著,就如閒話家常那般自在。
 
承蒙您大恩,在我等受朝廷迫害之時能遷居至此,安年渡日,已無需無求。」老人感動得落淚涕零,壓著泣音回答恩人。
 
「那便好……尋蜀山瓊芝一事盡力即可,明白嗎?」或許是與焉逢相處久了,待人處事間橫艾也變得多為他人想了一層。
 
「小的明白」老人將腰際再次下壓,以示遵從。
 
良久,卻不見下一句指令,怯生生的抬起頭才發現屋內僅剩他一人,方才那翩翩身影已不知在何消失,老人環繞一圈仍不見女子蹤跡,雙腿一跪朝空大喊。
 
「壺中仙大人萬福大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