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3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之 二.五.不可說的夜

 

 
 
尉遲真金做了一個夢……
 
他也知道自己是在做夢……
 
若非不是做夢,狄仁傑必不敢這麼對自己……他也不會愚蠢到讓自己陷入這種窘境。
 
 
「你要本座穿這個!?」幾乎是從牙縫裡洴出的字語和拔高的嗓調,尉遲真金露出殺人似的眼神盯著狄仁傑手上的那塊紅綾。
 
「大人不喜歡這個顏色,那就換這個如何?」小鬍子又抽起堆疊在桌上另一條湛藍繡著雪白蝶蘭的小肚兜。
 
這是顏色問題嗎?
 
狠狠瞪著眼前人,大理寺卿幾乎要將自己的骨掌捏碎了才忍下痛毆狄仁傑的衝動。
 
「唉……大人作戲總得作足吧?而且……剛剛也是您說要用誘餌引兇手現身的,怎麼又反口呢?」聽聽這話,好像他有多不合作一樣,但明明是這人強人所難。
 
「不、幹!」皮動肉沒動的一句。就算現在大理寺眾人身處在煙花之地,他也還是堂堂大理寺卿,怎能受此屈辱。
 
小鬍子挑了挑眉,又瞇了瞇眼十足狐狸樣「剛剛是誰說沒什麼事能難得倒大理寺卿啊?」
 
「要胡女這樓裡多的是,何必非得要本座?」腳邊一踏,彷彿是想這燕子樓給踏垮一般。
 
「要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去當連環命案兇手的誘餌,大人於心何忍?」那人擠眉弄眼的,誇張的表情教尉遲真金真想一手甩出鐵球好好教訓眼前人,但偏偏自己的手卻絲毫不受控制,連動動手指都辦不到。
 
氣得臉紅脖子粗,惡聲惡氣的吼道「要扮女人你自己扮去!別想羞辱本座!」
 
「大人您看過長鬍子的女子嗎?更何況大丈夫能屈能伸,當年越王勾踐也是忍辱負重,臥薪嘗膽才得以復國……」
 
「少跟本座說這些似是而非的歪理!」打斷狄仁傑的長篇大論,若不是腳步移不動,他真想闖了窗子飛離燕子樓。
 
「大人,這些日子遇害的全是胡姬,而且都是落單的時候遇襲,大人乃大唐第一高手又出身西域,誘餌一事由大人出任是適合不過。」
 
「你……」
 
「大人作為寺卿,身先士卒不是本份嗎?如此推諉,有損您的威信啊。」
 
「你……你們……」環視房內的大理寺眾人,人是都環繞著他倆,但氛圍卻是顯而易見的一面倒,他幾乎可以看到狄仁傑背後的支持氣場有多強大,就連最忠心的鄺照都直接站到偽君子身後了。
 
「大人,事不宜遲,再晚點就宵禁了。」
 
這前一聲大人,後一聲大人就是想逼他就範。
 
「大人,再不更衣就要錯失抓人犯的時機了。」
 
狄仁傑你給本座記著!此案一結,本座定不饒你……
 
不過就是幾件衣服嘛……
 
就是……
 
可惡啊!
 
「拿來!」一把扯過狄仁傑手上那件肚兜。
 
盯著這塊水藍的布塊好一會,緊蹙著眉,嘴角一顫一顫的下彎,抬起頭,看見一群難以解釋的期待眼神,那瞬間他竟有感到呼吸有些困難。
 
「在外面等著!」惡裡惡氣的吼了句,轉身走入屏風之後,嘴裡還罵著連他自己都聽不懂的話語。
 
轉眼間,衣物除盡,那件肚兜怎麼纏上身的也不知道。猛然,身後穿出兩隻手將他緊緊攬入懷裡,低沉的、沙啞的……
 
「讓下官來收拾殘局吧……」
 
「狄仁傑!?」
 
薄紗外衣披了下,綾紗長裙圍上,那人不規矩的手在身上來回,可是他卻只能抓著對方雙腕,但動作始終沒停下。
 
後方的人貼近寺卿的耳邊,緩緩吐息,嗓音嘶啞、忍隱著屬於男人的情慾「大人……下官對您……」
 
「別說了!」心慌的沒理由,卻怎麼也無法阻止身後的人。
 
摟著衣衫不整的大理寺卿,一雙大手彷如早已了解這副身體所有的弱點,撫摸、輕捏,半是溫柔,半是強迫,然後……感覺就來了。
 
很著急、很羞愧,尉遲真金只覺得腦中好似有火在燒,思緒全拋到天邊去,身子也燙得不的了……好像在渴望什麼。
 
耳鬢斯磨酥麻自耳際傳來,幾度讓他站不住腳,很熱啊……臀上有個東西頂著他……
 
「不……不要……」一個不像是寺卿的聲音顫抖抖發出。
 
他在做夢。
 
這一定是夢!一定是……
 
可怎麼怎麼就是醒不了?
 
快點醒來啊!
 
 
 
( ′▽‵)/爪 c(▔ω▔)a∫c(▔ω▔)a∫c(▔ω▔)a∫
 
 
 
「狄仁傑……」
 
「大人?」守在床邊的人一聽到呼喚煞是驚醒,揉著睡眼惺忪的眼,挺直身查查看躺在床上的人。
 
緊閉著眼的尉遲真金,五官全皺在一起,卻一點都沒清醒的趨勢都沒有,嘴裡還唸著夢囈「狄…仁傑……」
 
「大人,下官在呢。」聽到心上在夢中還喊著自己的名字,或多或少狄仁傑還是開心的,只是很快他就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你這個偽君子……」
 

 
「流氓……」
 
縮在床上的男人身子抖了抖,看起來好像是在掙扎,依王溥所言,麻沸散要一晝一夜方能退去,這已是第二日的晚上,距離麻藥退去也過了好些時間,但尉遲真金似乎仍無法順利行動,看來天亮後還得再請沙陀過來一趟。
 
心裡盤算著,又聽床上那人又罵了自己一句,這不禁令狄仁傑苦笑,又有些無奈「看來在大人的心裡……下官還真是壞透了呢。」
 
被罵得無辜,但也有於心不忍,拿起敷在寺卿額上的白布,重新打濕再度放回同樣的位置。說起來還真是他的不對,太急躁了……
 
那日他見尉遲真金沒將他趕下床,又在自己面前自瀆,還以為是在邀請,最後礙著面子薄才在事後躲著他。
 
可如今看來冬至隔日那天……是真的把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理寺卿給嚇著了,。
 
想他狄仁傑料事如神,還以為已全盤掌握,現在可得重新打算才是。
 
「不要…狄仁傑……」細聲軟若幼獸,向來逞強的大理寺卿緊雙目,水光反射在赤睫下閃爍,這看得倒是讓狄寺丞心跳漏了拍。
 
到底……在尉遲真金的心裡他有多混帳啊?
 
坐上床邊,把昏睡中的人拉起來摟在懷裡,緊緊的抱著希望如此可拂去夢魘,但換來只有微微的掙扎,教狄仁傑不得不使上點力。
 
「沒事的……只是作夢……」
 
「唔……」昏迷中的人又動了動,額上溼布順勢掉落。
 
臉頰貼在紅髮男人的額前,收緊手,輕輕道「懷瑛在這陪你,沒事的……尉遲。」
 
無力的身子又掙了掙,接著幾句模糊不輕的罵句,最後才慢慢平靜下來,老實的睡在狄仁傑的懷裡。
 
不知又過了多久,細細的呻吟從下方傳來,那聲聽起來不像是一般睡囈,反倒有幾分煽情,狄仁傑往下看,懷裡人臉紅得很不正常,吐息似乎重了些。
 
一道青雷在腦中閃過,狄仁傑動作有些僵硬的將手伸進被子裡,被裡的溫度是熱得嚇人,然後……。
 
唉……才剛決定要好好循序漸進,怎麼這會又給他遇上這事……
 
抱著尉遲真金,考慮著是讓寺卿自己來,還是他再幫忙一次。不動手,尉遲真金似乎沒半點轉醒的跡象,動了手,要是在之間懷裡的人醒了,那他就真的坐實了登徒子的名了。
 
在狄寺丞還在天人交戰間,難受的呻吟又穿過耳膜,他知道尉遲真金難受,但這種聲音在一個正常的男人聽來無疑是嫵媚的挑逗。
 
「唔嗯~狄…仁傑……」
 
啪嘰!腦中有條線應聲而斷。
 
死就死吧!
 
手隔著褻褲握住那已勃發的分身,上下滑動,隨著動作呻吟聲也更加粗重,睡夢中的人喘息著,呼氣全吐在狄仁傑的頸上,忍得他也是一身汗。
 
「啊~」很短一聲舒服的輕吁,聽得狄仁傑整個人都不好了。
 
抱著寺卿的手又緊了些,努力調整自己的氣息,他大可趁著懷中人在不醒人事的情況下要了他,但做為一個男人他實在不想對自己的心上人這麼做,更何況就他的觀察尉遲真金肯定是個處男,說不定連接吻都沒有過,那這珍貴的初夜怎麼丟得莫名其妙呢。
 
唉……做男人就是個難啊……
 
一邊聽著銷魂的呻吟聲,一邊幫人解決生理問題,聽著他都硬了……
 
才想著自己一會該怎麼解決,忽然手裡一溼,摟著身子也軟了下來。
 
還真快,果然是處男……不是!他在想什麼!甩了甩頭趕快將不正經的想法給甩掉,掀開被褥,寺卿的腿間濕了一塊,狄仁傑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努力默唸起背過的聖賢書去除雜念。
 
舊的褻衣早給因情慾所起的汗水給溼透,褻褲更不用說,從櫥裡取出新的褻衣,半瞇著眼為自家大人換上,深怕自己一個定力不夠就撲上去了。
 
好不容易整理乾淨,為尉遲真金重新蓋上被子,才正想轉身找個地方想自己解決,又聽到背後傳來貓叫似的夢囈。
 
回過身,寺卿的睡顏很可口,但怎麼臉還是這麼紅啊?
 
猶豫只在狄仁傑的腦中停留了一秒,皺著眉,手再一次探入被褥間。
 
摸到的瞬間,一張俊臉黑了半張。
 
他該稱讚……處男…真的很有精神嗎?
 
他瞄了瞄寺卿的衣櫃,替換的衣褲還很多,應該不用擔心……應該吧……
 
 
 
=完 !or?=
 
 



後記:


唉唷~我的媽呀……居然一天就把昨晚莫名其妙想到的梗給寫完了,真想給自己拍拍手。

一定要說!如果覺得本篇的老狄+魚翅和正篇差很多,請直接無視本篇……

昨晚不曉得怎麼忽然想到女裝梗,結果又發現活動裡的籤裡沒有女裝梗,一時手癢,因為怕要是不寫出來就直接用在活動文裡了,但活動文我又覺得女裝放不下,所以就塞到《攻心》來了,後段的嗶嗶倒是在寫正文的時候就有想到了,只是覺得可以先埋起來當伏筆,之後要是想寫番外再挖出來,結果沒想到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

請千萬將本文當成作者無聊隨筆+惡趣味就好,沒有像正文那樣考究(?)請見諒啊……(掩面逃)
 
以上
 
八神月寒 筆 103.01.0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