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之三.一寺不容二……

 
 
年關將近,薄雪繽紛,給已往熱鬧鼎盛的洛陽城換了張銀白的新面貌。
 
市集多的是為過年準備的人群,但鬧區之外,冰雪落下,凍得讓人一步也不想邁出門,反倒與平日熙攘模樣差上十萬八千里。
 
持著天朝法制的大理寺這幾日亦同冷清許多,一方面寺裡的案子都結得差不多了,大批人馬不需再整裝出入,另一方面,年節將近,多數寺人也向寺卿告了假回故里一聚天倫,人氣自然是少上不少。
 
前欽差狄仁傑算算日子,來到大理寺不過半年有餘,家書一直沒斷過,狄家二老念他初到天朝,只叮嚀要安守本份報效朝廷,倒也沒念著要他回鄉過節。洛陽年節是從未有過,也算新鮮,如此一想便索性留在寺裡體驗神都的新年氣氛。
 
想是這麼想,留了下來,也給人留意了這點,跟著事就來了……
 
大概是幾天前,大理寺廚娘的女兒晴兒看見在內院溜韃的狄寺丞,八、九歲的小姑娘躲在牆角向著寺丞招了招手,紅噗噗的小臉笑得燦爛,看得狄仁傑心情也好,不疑有他便走了過去。
 
「大人,明兒個晴兒就要跟著爹娘回老家去,這一去要花上好多時間呢。」
 
「余兄、余嫂家住城外不遠的余家村,不遠的,多花時間是想讓你和爺爺、奶奶多住幾日,是好事呀。」狄寺丞蹲下身,摸摸女孩紮著小辮子的頭。
 
「但晴兒捨不得……」
 
「等元宵過了就回來了,很快又見面的。」望著那張有些彆扭的小臉,男人回以溫和笑臉。
 
「那大人可不可以答應幫晴兒一件事。」縮在紅綿襖裡的女孩張著水汪汪的大眼,直揪著大人看,可愛的模樣漾開男人唇邊的笑紋。
 
心想小女孩能有多大事,那些對成人來說多的是舉手之勞,也沒多想便應了下來「有何不可?晴兒儘管說吧。」
 
「那……大人等等。」語畢,小女孩回過身,跑入了房,沒一會又跑回來,手裡多了一條橘紅色的……貓?
 
狄仁傑還沒反應過來,晴兒便將幼貓塞入男人的手中,掬起甜笑道「那牠就麻煩您了,大人。」
 
皺了皺眉,狄仁傑將貓抱到臉前,左瞧右看的,橘紅虎斑色的皮毛,軟綿綿的短小四肢,最特別的還是那雙有別於一般貓兒的眼睛,牠的一雙曈子宛若蒼空那般湛藍。
 
一時間狄仁傑的表情迷糊了起來,像是想到什麼,又想不明白。
 
見抱著貓的男人困惑著,晴兒忍不住掩面一笑,將袖裡的布料取出,要抱著貓的人抱好,別給牠掙脫跑了。
 
藉著狄仁傑的幫忙,晴兒給藍眼的紅色虎斑小貓繫上小黑披風,再套上一頂貼耳的小黑帽,女孩笑嘻嘻道:「是不是想到什麼人」
 
狄仁傑盯了好半會,當人影從腦中浮現,他表情都扭曲了「尉…尉遲……?」
 
「是不是?很像吧!我一見到牠,就打定主意要給牠取『魚翅』這個名,我們家姓余,又是同音,一聽就是我們家的貓,而且單名一個翅字也挺好。」一聽見心底的答案,女孩可是樂得手舞足蹈起來,她就知道絕對不是一個人這麼覺得。
 
一聽狄仁傑差點沒岔氣,趕忙說「別別別!你想挨揍呀!拿寺卿尋開心,幾條命都不夠活。」
 
「可是你不覺得魚翅和寺卿大人很像嗎?」嘟起小嘴,質問起眼前人。
 
像嗎?
 
其實……
 
很像啊……
 
「像也不能這麼叫。」狄仁傑開始覺得自己接了個麻煩。
 
這倒讓女孩聽了頗為不悅,嘟著嘴嘀咕「但牠已經認了『魚翅』這個名了,只要一叫牠就會應聲呢。」
 
才說呢,剛喚完名,兩人中間就傳來一聲柔柔軟軟的「喵~」的一聲。
 
低下頭,一雙圓滾滾的的水藍眸子無辜的瞅著他看,看得都教狄寺丞心都軟了。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事就這麼定了……
 
 
關在有著火爐的房內,狄仁傑坐在小凳上,手裡拿著晴兒不知哪弄來的一根細長竹棍,棍尾上還吊著一團小毛球,竹棍在半空中晃來晃去,圍著小披風的小魚翅便在這半大不小的廳內追著那團小毛球跑。
 
這麼一玩,玩了大半晌,兩個月大的小魚翅也累了,伸出小小貓爪一溜煙順著狄仁傑的褲角爬了上去,窩在男人腹上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代理主人柔柔笑著,用著單指搔弄縮成一團的橘紅小貓,弄得魚翅對他又舔又咬。
 
若不是承諾在先,原本狄仁傑實在沒什麼興致養貓,不過魚翅確實很乖,又黏人,每日除了餓時會叫上幾聲,其他時間幾乎都是靜靜的跟在狄仁傑身旁,一點也沒給他帶來麻煩,幾日下來,狄寺丞對牠的寵溺是有增無減。
 
除了聽話之外,好吧……他得承認只要看著魚翅,他的相思之苦便不再那般苦澀。
 
摸著想睡而用著柔軟貓掌拍弄手指的小貓,怎麼看、怎麼可愛,也不免讓狄仁傑發出感嘆「有個和你很像的人啊……是我心上人,可他沒你這麼好脾氣……」
 
闔上眼,具體容貌已在腦中刻劃成形,神氣的、憤怒的、羞澀的,紅髮寺卿一顰一笑全深烙在腦海,每一個表情都讓他愛不釋手,只不過……
 
從上次洗澡事件之後,他就開始對自己耳提面命,絕對、絕對不可以操之過急,尉遲真金是個面子薄的人,太急只會弄巧成拙,一切只能順其自然。
 
等那人自己認清自己的心意前,他只能靜靜伴著對方,再多了……只怕有反效果。
 
「唉……」
 
說起來,寺卿今年也沒回鄉過年呢,思路至此,不禁一繞,他好像未曾聽過寺卿提起故里,彷彿在尉遲真金的世界裡就只有效忠朝廷,辦案查緝,其他的似乎都不值一提呢。
 
不忍的又是一聲嘆息。
 
忽然懷中的魚翅蹦跳起身,歪歪斜斜的站在狄仁傑腿上,直直的望著緊閉的木門,沒一會門外就傳來鄺照的喊聲。
 
「辦案了!百妍閣出命案了!」
 
男人抱起戴著小帽的貓兒,一把將牠放在床上,搔了搔牠的臉,輕聲道「我出門了,乖乖待著。」
 
說罷又在地上擺了一盆晴兒留下的貓食,這才拿起大氅大步走出屋外。
 
站在床上的小魚翅盯著離去的男人,先是柔柔的喵了句,卻沒得到回應,便跳下床跟在男人的腳步後頭一同出了大理寺。
 
 
 
( ′▽‵)/爪 c(▔ω▔)a∫c(▔ω▔)a∫c(▔ω▔)a∫
 
 
 
百妍閣是洛陽城內除了燕子樓外第二大的妓館,裡頭的姑娘各個豔比群花,且琴棋書畫無一不精,也不乏有達官貴人爭相追求。
 
這回出事的霞雲姑娘不算頭牌,但她卻有個來頭挺大的入幕之賓,這才鬧入堂上,有人認為不過是青樓內女子們之間的爭風吃醋,拿到朝上討論未免太過小題大作,但也有人執意要官府介入,說是在天子腳底下膽大包天的犯案,分明目無王法,朝堂之上爭論之後,這事就落到大理寺頭上了。
 
說起來到底是件命案,歸到大理寺下也不算過份,大理寺卿率若干黑衣寺人進駐百妍閣,先是在事發現場繞了一圈,有些人先在屋裡翻查可作為證物的物件,也有人聚集起人群問話,一切公事公辦。
 
霞雲姑娘身亡於自已的閨房內,衣衫略有不整,看起來先是與人有過爭執,亡者身中數刀,最致命的便是心窩上那刀,刀法凌亂,一看就知道是外行人幹的,大抵不過是惱羞成怒才被殺害。
 
寺人忙裡忙外,先是查了死者有哪些恩客,又查了閣內人的證言,偏偏這些人所供的證言無一可用,霞雲今日不適在房裡休息,恩客們今日一個也沒上門,閣裡的姑娘們也為著新年忙碌著,庭院之大就是沒人靠近這間房,因此人證全無。
 
霞雲雖不是紅牌,但是仍是個叫得出名的名妓,平日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向來與人為善,和百妍閣上下都處得極好,遭人殺害眾人除了驚愕外還是驚愕。
 
就在大理寺眾忙進忙出之際,忽然傳了聲不合時宜的……
 
「喵~」
 
「誰把貓放進來的?」
 
「把牠拎出去,少來添亂!」
 
忙和著的寺人們忙著蒐集證物,頭也不回一下,語氣有些不耐的向縮在門口偷看的姑娘們喊了幾句,但那廂的姑娘們是一個人也沒敢動,倒是怔怔看著地上那小小嬌客。
 
見沒人有動作,司丞侯雲章回過身,面向門口那群看熱鬧的姑娘們嚷嚷「別讓貓在這搗亂,快抱出去。」
 
給威風八面的寺丞一喊,姑娘們個個是縮了身,唯有閣裡膽子最大的女子挺身而出回話「大人,那貓……不是奴家這兒養的,倒像是……
 
女子欲言又止,這才停下了一干寺人的動作,全數回過頭盯向聲音來源,看清那個不速之客,不看還好,一看倒是愣住了。
 
黑紗尖耳帽,黑色小披風……橘紅的毛色。
 
眾人是面面相覷,一時無語。
 
這怎麼看……都是他們大理寺的貓呀。
 
反觀目光焦點的主角,給一群滿臉肅殺氣息的人盯著,小魚翅是被瞪著嚇在原地發抖,原站挺的身子不自主的向下一縮,跪了下來。
 
「怎麼了?」聽到廳外吵嚷,剛查看完死者的寺卿和狄仁傑從裡間走了出來,一出來就見手下們個個像二愣子般圍成了圈。
 
「大人…有隻貓……」侯雲章吞吞吐吐的解釋。
 
「什麼貓?」尉遲真金皺起了眉,神情頗為不悅,是想堂堂大理寺人怎會給隻貓耽誤了該做的事。
 
侯雲章才想解釋,一回過頭,那披著大理寺衣裝的小貓轉眼失了蹤影,寺人們互望著,就是沒人指出貓跑去了哪。
 
見屬下說話吞吐也沒講出個重點,寺卿沒好氣的瞪了侯寺丞一眼,也不想再多理,直接走到門外向那一群姑娘們問話。
 
見尉遲真金沒再追問,狄仁傑悄悄踱到侯雲章的身邊,側在他耳邊壓著音量問道。
 
「那貓……是一隻長得……很像咱們寺裡的貓嗎?」狄仁傑開始覺得胃有點疼,雖然他不記得有沒有順手把門給關好,但他記得有吩咐魚翅乖乖待在房裡的。
 
侯雲章猛是回過頭,同樣壓著音量低吼「你沒事帶貓來幹嘛?」
 
「我沒帶啊,是牠自己跟來的。」看來是錯不了了。
 
「那也別弄得讓人一眼就看出來是咱們寺裡的!好歹也養隻狗吧。」想起方才的尷尬,侯寺丞有些埋怨的嘮叨起來。
 
這是重點嗎?這教狄仁傑一時無語,只能打哈哈矇混過關。
 
看了屋內一圈,上上下下就是沒看到小貓的身影,饒是環境不熟悉嚇得躲起來了。
 
這下麻煩了。
 
另一邊,負責大局的寺卿審完一樓子姑娘,不是忙著新年置辦,就是陪著登門恩客,全都是些沒有用的證言,惹得尉遲真金也有些煩燥。
 
寺卿環視這染了血的閨房,心底盤算著,看來這兒是再詢不到什麼有用的資訊,手一揮要人都撤了,打算從霞雲的恩客那個方向追查。
 
正要走出去時,眼角餘光恰巧瞄到在屋中探頭探腦的狄仁傑,劍眉一蹙,回過頭吆喝道「狄仁傑還不走?」
 
給人點了名,狄仁傑嚥了嚥唾液不知該如何回應,見自家大人目光逐漸凜冽,才硬著頭皮回話「回大人……剛剛大伙看到的那隻貓,可能是下官的。」
 
「你的貓?」寺卿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
 
那壓抑的嗓音一聽就知道是在忍著怒意,肯定是氣他把寵物帶來現場丟大理寺的臉,但這會也沒能多作解釋了「是……
 
一雙碧眸狠狠瞪著畢恭畢敬的狄仁傑,尉遲真金自然也知道寺醜不外揚,有什麼帳等回了大理寺再算,沒好氣的接話「罷了!叫什麼名字?大伙一起找。」
 
問話是聽見了,但能說嗎?狄仁傑低著頭,半天不敢答話。
 
「是什麼名字這麼難以啟齒?」見眼前人支支吾吾的模樣,這倒讓原本一肚子火的尉遲真金心情好了起來,自洗澡事件之後,他一直找不到機會修理狄仁傑,現下倒是好機會,心底盤算這貓名肯是見不得人的名,便咄咄逼人的追問起來。
 
「……」狄寺丞唇邊動了動,卻教人聽不見聲。
 
「說什麼?大聲點!」
 
「魚…魚翅……
 
……
 
剎那間,眾人無不表情一抽,但全礙著寺卿在場不敢笑出聲,只能讓面容滑稽扭曲,而事主臉色自嘲笑慢慢轉為鐵青,看得狄仁傑心底一涼,才想腳底抹油,但寺卿動作更快,一腳就踹過來「狄仁傑你找死啊!」
 
「大人冤枉!這不是我取的名!」在小小房裡給追著打,抱頭鼠竄的狄仁傑從沒這麼後悔過幫了晴兒的忙。
 
早已習以為常的鄺照,對著門外的寺人使了使眼神,要他們把看熱鬧的姑娘們都趕走,別讓人看了大理寺的笑話。
 
狄仁傑先是屁股上挨了一腳,肩頭又給寺卿上補了一拳,疼得他是連滾帶爬,邊躲邊解釋著「大人別氣啊!『魚翅』這名真不是我取的啊!」
 
「有本事就給本座解釋清楚啊!」吼著,又是一腳,直接把狄仁傑踢翻過去。
 
房中二人追趕躲揍好不熱鬧,角落忽然傳來一聲「喵~」
 
聞聲才讓震怒中的寺卿停了手,轉頭瞪著聲音的來源。
 
就見一隻戴著小黑帽、圍著黑披風的嬌小橘子貓翹著尾巴從櫥櫃與櫥櫃的縫隙間倒退出來,嘴裡拖了一塊染血的玉墜子,回過頭,像是邀功般直衝著狄仁傑喵喵叫。
 
尉遲真金一看到那塊玉墜眼睛都亮了,一把撥開貓,拾起那染血之物。
 
小貓一見自己找到的東西給人搶了,就想跳到紅髮男人身上與他搏命,卻給狄仁傑眼明手快的一把拾起,別讓牠打擾進入辦案模式的尉遲真金。
 
寺卿拎著玉墜喊下還沒走光的姑娘們「誰認得這玉墜?」
 
姑娘們先是互望的彼此了會,表情倒是看起來有了底,踟躕半晌,就是沒人答腔。
 
鄺照見狀硬起聲,半威嚇的說道「不說就是包庇犯人,以共犯論之!」
 
一聽要淪為罪犯,女孩們七嘴八舌的搶起話來。
 
「那是喬畫師的墜子。」
「他今天才給新進的妹妹們畫了相。」
「好像聽說喬畫師很欣賞霞雲姊姊。」
 
「好了!」鬧哄哄的女音吵得寺卿腦門發疼,不耐煩的揮過手喝止一群姑娘「這麼重要事為何不報?」
 
這一問姑娘們又是語塞,好半會才有人怯諾諾的回答「大人只問奴家做了些什麼,還有姊姊的恩客有哪些人,自然這就忘了。」
 
這答案不免惹得寺卿皺起眉心,但也不想和青樓女子一般見識,回過頭就見狄仁傑手裡還抱著貓,已經到頸上的氣又升了一截,狠很瞪那人一眼,怒喝道「愣著幹嘛,還不去抓人!」
 
這命令一下,身在百妍閣的大理黑雲們才又群聚魚貫而出,其中也包括了將貓揣入懷中的狄仁傑。
 
偷偷望了寺卿一眼,那人根本沒看他,飛身一起一馬當先的衝下樓騎馬去了。
 
又惹寺卿不愉快了,低頭看了看同樣望著自己的小魚翅,摸摸牠的頭,心底還是忍不住嘆上一口氣。
 
你到底還是給我惹事了……
 
 
 
( ′▽‵)/爪 c(▔ω▔)a∫c(▔ω▔)a∫c(▔ω▔)a∫
 
 
 
一日後。
 
百妍閣一案在抓到喬姓畫匠後正式宣告偵結,原來喬姓畫師因心裡愛慕霞雲,卻又籌不出錢來給霞雲贖身,見霞雲日日接客終是承受不住,橫過心要霞雲與他私奔,哪知霞雲根本對他沒有半分情,斷然拒絕了提議,還要將他趕出去,此舉激怒了深情畫師,一時惱羞成怒便將霞雲殺害。
 
犯下殺人罪後,畫師見閣裡眾人忙碌,也沒留意他,便偷偷從後門溜走,回到家收拾細軟準備逃出城,不料還沒踏出門,十來騎大理寺駿馬便已團團圍在門外,是想逃都沒路可跑,只能束手就擒,百妍名妓案這才落了幕。
 
尉遲真金如實將事發經過在朝堂交待了一遍後,便下朝回到大理寺,這年節是越來越近,大理寺的人氣也是日漸稀疏,踱入給白雪凍得只剩枝幹的庭園,朝天漫生樹幹在雪中看起來倒也有幾分不一樣的美感。
 
遠遠的就瞧見狄仁傑的坐在一顆大石頭上,正彎著腰在給那隻偽裝成大理寺人的貓搔癢,臉上的表情很溫柔,不由得讓他想起中了麻沸散後的第一個清晨,那時候狄仁傑小心翼翼給自己奉上湯藥,比照如今對著貓的笑容,和那時看他的神情倒有幾分相像
 
不知怎麼的,心裡有這麼一小角糾結了起來,談不上生氣,但就是股悶。
 
背著尉遲真金的男人全然沒發現後頭有人靠近,從袖裡掏出一個用油紙包的小包,狄寺丞眉開眼笑的說著「魚翅你這次立大功了呢!來~給你的獎品!
 
油紙在地上展開,裡頭是幾尾特地挑過可供幼貓食用魚乾,樂得小貓搖著尾巴喵喵叫。
 
不料才剛咬兩口,小橘貓繃了一下,繞開狄仁傑面向他身後發作,小小身子拱得像座橋,一身橘紅色的毛全豎了起來,跟著尾拔也一柱擎天的立著,嘴裡還發著低鳴嘶吼聲。
 
雖然牠年幼,可記性卻很好,眼前這不速之客就是搶了牠要送給代理主人禮物的人。
 
這是在向他示威啊?尉遲真金挑了挑眉,居高臨下睥睨著那隻朝著自己挑釁的小貓。
 
「啊…大人?」沒想到尉遲真金會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身後,趕忙打招呼,並把地上的貓兒抱起來,低低罵了句「魚翅不可以這樣!」
 
「魚翅?」頗有不屑的音調,一聽就知道這名字又惱了他。
 
「大人息怒……這名字真的不是我取的。」一把將貓抱入懷裡,跟著拾起魚乾,誘著小貓轉移目標,這才消弭弩張劍拔的情勢。
 
見貓兒不再針對自己發怒,尉遲真金也自己找了塊硬石坐下,位置正好面對的狄仁傑……和他懷裡的貓。
 
「這貓哪來的?」
 
「是晴兒養的,才兩個月大,黏人的很。」彷彿是在炫耀自己小孩似的,狄寺丞一臉心花怒放,可看在寺卿眼裡卻著說不出的礙眼。
 
「晴兒的貓幹嘛不自己顧著?放到案發現場給外人看笑話。」
 
「大人有所不知,余兄和余嫂前兩日帶晴兒回老家,所以才託我顧著。」這會貓兒吃完他手裡的魚乾,還不放過指上味道,伸著舌頭直舔,騷得狄仁不忍發笑。
 
尉遲真金也知道狄仁傑是個好說話的人,受人之託自然也沒法說些什麼,看著那人一直摸著貓的頭,又搔搔小貓下巴,蹭得貓兒喵喵叫,這會也沒多想,鬼使神差的手就伸過去也想摸摸那橘紅小貓。
 
「小心!」
 
說時遲,說時快,寺卿的手還伸在半空中就給狄仁傑一手護住,那讀書人的手背上已多了兩條滲著血的爪痕。
 
眼見那殷紅爪痕微微汨血,一雙漂亮的劍眉剎是蹙起,倏地起身「我去拿藥!」
 
狄仁傑收緊還抓著寺卿的手,安慰似的笑道「別麻煩了,只是小傷,一會我自己回房上點萬靈散就沒事了。」
 
寺卿的眉仍蹙著沒放,先是望著狄仁傑的臉,爾後視線下移看著自己還被緊握住的手,這才讓狄寺丞驚覺過來,連忙放開手。
 
「失禮了,大人。」
 
見狄仁傑自認不礙事,尉遲真金又重新坐回原本大石上,才剛坐好又聽見狄仁傑懷裡傳來喵喵聲,就見那貓兒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認錯似的叫著,柔軟身子一扭趴到了傷口附近,伸出小小貓舌自責的舔起了傷處。
 
本來就沒在生氣的狄仁傑見小貓心疼自己,忍不住摸摸牠的頭,柔聲安慰道「沒事沒事,別擔心。」
 
尉遲真金噤口不語,默默看著眼前一人一貓,畫面看起來是很溫馨,可怎麼怎麼自己倒像個多餘的,心角那處不住發酸起來,沉著嗓低低問道「你很喜歡牠?」
 
正花著神思安慰貓兒,這一會也沒察覺寺卿略有埋怨的神色,漾著笑意回道「很可愛不是嗎?」
 
瞧那燦爛的笑容,氣又打了上來,忍不住嘀咕了句「不過是隻畜牲……」
 
聲音很輕,但這庭院靜得很,再加上狄仁傑向來耳尖,這話可是完整的聽了進去,抬起頭,紅髮男人單手支著下顎撇開臉,將視線拋向不知明的方向去了。
 
人家是一山不容二虎,這到是……一寺不容兩魚翅啊……
 
狄寺丞忍不住苦笑,看來以後魚翅可得拿得離寺卿遠些了。
 
就在狄仁傑還在思考該怎麼打破兩人間的沉默前,寺卿唰得一下站起身,面色糾結往旁走去,還抱著貓的男人才正想叫他,那人倒是停下了步伐,回過頭,緊盯著狄寺丞。
 
兩人四目交接,尉遲真金嘴角抽了抽,像是想說些什麼,狄仁傑也不敢隨意接話,就這麼互望著對方。
 
「明日……」
 
見自家大人話未講全又滯下,寺丞小心的接了個字「是……?」
 
俊逸面容先是糾結,最後總算是下定了決心,嗓音有些暗啞,還算聽得清楚「明、明天隨我去長安一趟。」
 
「耶?」
 
「途中會經過余家村,把貓還回去,別帶在路上添亂。」說罷,便頭也不回拂袖而去。
 
這廂狄仁傑倒是愣住,向來動得快的腦子迅速的推敲起寺卿的話語。
 
沒聽聞宮裡有傳來什麼旨要去長安辦的,尉遲真金離開前,他彷彿有看見那張臉上泛著紅緋,所以這是……
 

 
長安!我來了~
 
 
 
=完 !or?=
 



 
後記:
雖然這章沒什麼香豔的鏡頭(?)但是在下本身倒是很喜歡,大概是在寫麻沸散寫到一半的時候就想到魚翅喵的梗,不忍說……幼喵真的好可愛,雖然在下是兔控,但也為小喵喵折服呢。
寫到出門辦案的時候,好想跟老狄說,魚翅喵乖雖乖,但牠畢竟是隻貓呀怎麼可能乖乖聽話待在屋裡呢?
另外,我筆下的魚翅真的很愛自婊呢……不過也是因為他太聰明了,遇上了比他更聰明的老狄總會忍不住想挖洞給對方跳,結果沒婊到老狄,反而婊到自己,這樣的劇情真是……自然到不行呢。
侯雲章這個名字是在找大理寺眾的時候發現有人列出寺門口上所有人的名字和職稱(眼力真好!),所以就借來用,不然老是煩鄺照和薄千張也不太好意思至於周遷,雖然我也很喜歡他,但還是想忠於原作,只能默默給他上香了(毆)
 
下一章會比較長,而且沒那麼歡樂,所以……總之,先讓我把重心放在活動文上吧真的是一個字都還沒動啊~~
 
以上
 
八神月寒 筆 103.01.12
Ps. 同場加映,被我拿來參考的魚翅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