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36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之二 .思君

 
 
 
尋樂,玄武星君之子,依稀有玄武族人記得那是在一個深夜,一名朱雀使節將襁褓中的小尋樂帶到玄武星宮裡交予一宮之主,沒有人知道他的生母是誰,儘管生得一頭黑髮,但那雙屬於朱雀的水藍眸子卻騙不了人,玄武族人心裡縱有疑惑,也不敢多言。
 
孩子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長大。
 
在孩子有限的記憶裡……他總是記得在幼年間,一年內有兩天父親會帶著他和精心準備的禮物前往朱雀星宮的外圍宮門口等候,自破曉至落日,直到宮門關閉,父親才會抱著站累的他慢慢踱回玄武星宮。
 
小尋樂也和一般的孩子一般充滿旺盛的求知慾,不懂的,不明白的就會拉著溫文儒雅的父親詢問。
 
「爹……為什麼每年我的生日都要到朱雀星宮來?」趴在父親的肩上,眨著湛藍瞳子,歪著頭問道。
 
「你的生日就是母難日,自然要到朱雀宮來感謝你娘把你生下來。」父親的聲音很低沉,很溫柔,有一種安心的效用。
 
「那為什麼娘的生日我們也要來……」
 
「你娘辛辛苦苦把你生下來,他的誕辰難道你不該感謝他嗎?」枕在父親的肩上,小尋樂看不著父親的表情,但那溫和嗓聲有著濃濃的笑意。
 
「那為什麼……」孩子頓了頓,小聲問道「為什麼娘都不願意見我們?」
 
一直有應有答的嗓音停了下來,小尋樂見一個與他們錯身而過的青龍宮人越走越遠,直到遠得如豆粒大小,才聽見父親的回話。
 
「你娘很忙,而且……爹做了對不起你娘的事情,他大概在生氣吧。」
 
嗓音裡隱隱透著乾澀,交談就這麼停了,年紀小小的尋樂很困窘、也很清楚,父親很喜歡談論到母親,但是每當談得太多,又會有股哀傷的氣氛渲染開來,他不懂那是什麼樣的情況,但就是不敢再往下詢問。
 
這樣個年月過了許久,直到一次天帝下旨要向來驍勇善戰的朱雀一族率精兵下凡平亂才中止。此後小尋樂便常常看到父親佇立在庭院中觀賞著院中的玉蘭花,賞至出神時,唇邊還會泛著淺淺的笑意。
 
 
那夜,小尋樂一如往常的躺在父親的懷裡準備入睡,半睡半醒間,不知怎麼的就想起了院裡的玉蘭花,也不知怎麼的就這麼開了口。
 
「爹……」
 
「怎麼了?」溫柔俱有催眠的嗓調盈繞在耳邊,小尋樂的眼又瞇上了幾分。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院裡的玉蘭花?」
 
「那玉蘭樹是你娘栽下的,爹當然喜歡囉。」看到父親眼底又一次漾蕩喜悅的光彩,小小孩兒心底湧起一種難以名狀的情感,有點酸澀,又有一點不開心。
 
嘴裡的話轉了好一會,終究是忍不住問出了口「爹……今天我聽到天機叔叔說了……朱雀一族如果不願意下凡平亂,是可以不用去的,天帝沒有強硬的要求……」
 
玄武星君靜靜聽著,金色眸子一刻也沒離開懷中孩兒。
 
「娘是因為不喜歡尋樂才下凡去的嗎?」
 
「沒那種事……你的名字就是你娘取的,他怎麼會不喜歡你呢?」揉了揉尋樂一頭黑髮,又吻了吻圓滾滾的臉頰,要孩子安心。
 
「爹很喜歡娘吧?」
 
「是啊……」
 
「那娘呢?」
 
「你娘他……」音止許久,向來能說善辯的玄武星君此時竟一句話都無法答出。
 
「如果她也喜歡爹,就算不得不走,那至少……至少來向您告別一聲吧。」
 
只見玄武星君表情一僵,扯了扯唇角,最後微微拉出一抹勉強稱得上笑容的弧線,他摸摸兒子的頭,輕聲道「夜深了,該睡了……」
 
尋樂永遠也忘不了父親當時的表情,雖然父親的嘴角在笑,可是眼裡卻有這一種被人看穿心事的恐懼;闔眼之前,他第一看見父親竟然有哀傷到好似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從此他再也不問關於母親的任何事情。
 
 
時光如梭,轉眼數十年過去,有一天遠方傳來朱雀一族將班師回朝,尋樂從父親臉上的表情讀出了迫不及待的喜悅,隨著歸朝的日期越來越近,玄武星君的心情也更加雀躍。
 
但好景不長,當朱雀一族正式回歸天朝後,尋樂發現父親並沒有因此解開心底長久的陰鬱,狂喜之後反而是日漸消沉,他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明白箇中原由必定與生母相關,只是此時的他已經不會再追問父親,他相信除了默默的陪伴在父親身邊,時間會平復所有的傷痕。
 
那天,是他母親的誕辰,父親再一次準備了禮品,但這一次玄武星君反常的要尋樂獨自一人前往朱雀星宮。
 
「為什麼要我去朱雀那,以前不是都是我們一起去嗎?」
 
只見父親帶著苦笑搖謠頭,淡淡道「只有你一人,或許你娘會願意出來見你,你是他的孩子,他會想見你的。」
 
收下父親準備的禮物,如童年那般在朱雀星宮門口請守門者帶口信入宮,希望可以藉此見上生母一面,但自天明至日落,螢火般的期望還是落空了。
 
說是失望,倒不如說早已麻木了,他不是父親,或許曾經渴望母愛,但相較之下……他更心疼歲歲年年心繫母親的父親。
 
 
又一日,玄武星君將已齡屆成人的孩子喚到跟前,一掃以往溫良神色,擺起極少展現的肅穆,父子兩人凝望許久,做父親的總算像是下定決心似的開口。
 
「尋樂,你可知東海近日海妖禍事不斷?」
 
「孩兒知道。」父親很少和他如此正經談話,不知怎麼的心裡有塊陰影不斷的擴張。
 
「為父已經向天帝表明,願意遷至東海鎮關五百年了。」
 
「那怎麼行?爹您這一去玄武星君一職空懸,那該如何是好?」說好聽是鎮關,實情上形同流放,而且東海地處邊疆,多得是被流放的罪神或被打為妖孽的半仙,若不留神極有可能被妖魔吞噬。
 
「尋樂你已成人,為父已向天帝舉薦由你繼任玄武星君。」
 
「但是……」尋樂還想再說什麼,此時一名玄武宮人匆匆闖入書房,著急的朝宮主大聲嚷嚷。
 
「大人!朱雀星君大人闖到正殿來了,咱們想攔都攔不住!」
 
只見玄武星君深吸一口氣,簡單交待道「知道了,我去會會他,尋樂待在房裡做好繼任的準備,待天帝旨意到,就正式接位。」
 
父親前腳剛走,尋樂便馬上偷偷的跟了出去,並非不願遵守父親的命令,而是先前那番宣言對他太過震驚,還沒辦法從驚愕回復,一心想著要在父親處理完正事後第一時間再與父親再做商討。
 
遠遠的,尋樂便見著宮人沒全被趕了出來,躡手躡腳的來到門邊,喧嚷像是吵架的聲音毫不間斷的自殿內傳出。
 
「你就這麼想躲我?」
 
「你我日日朝堂相對有何可躲?」
 
「你……」
 
「我走後,尋樂便可繼位,你們也可在朝堂上相會,就算你不願認他,也好過終生不識彼此。」
 
「在朝堂之上怎能妄議私事!」此時朱雀星君的聲調揚起,激怒的反應彷彿隨要抽刀對戰,
 
「我心已決,朱雀君。」
 
「你以為躲到天邊去就可以把一切拋諸腦後嗎?,懦夫!」
 
那聲充滿怒意的咆哮後是一片死寂,尋樂忍不住扳著門偷偷往內瞧了一眼。
 
一頭酒紅長髮的朱雀星君身上還穿著上朝時的官服,許是剛下朝便馬不停蹄的趕來,儘管直眉瞪眼,但尋樂發誓朱雀星君肯定是他此生見過最漂亮的人。
 
回頭再望自己的父親,以往溫文儒雅的笑容依舊,但卻像張面具似的毫無生氣,但向來昂首挺胸的身板,此時卻是頹喪無力。
 
「朱雀君……你說是懦夫也好,沒有擔當也好……下官都承認。」黑髮男人頓了頓,低低道「這麼多年了……下官真的累了,你請回吧。」
 
聽完這番話朱雀星君也急了,一箭步衝上前,揪住眼前人的衣領,惡吼道「什麼叫你累了?這麼多年了,我們的言談就僅止在朝堂上,是你先對不起我,難道還要我給你陪罪不成?你……你不就是氣我說心裡沒你嗎?我……我要是心裡真沒有你,會給你生孩子嗎?」
 
「朱雀大人是……娘?」尋樂直覺大腦給雷劈了一記,鬧轟轟的,直盯著眼前這個氣宇非凡的外賓。
 
輕輕的一聲卻讓殿內兩個大人回過頭來。
 
「尋樂回房去!」
「是爹!不是娘!」沒應和玄武星君的話,朱雀星君反是一臉認真的糾正門口孩子的稱謂。
 
「朱雀君你……」這下倒是出乎玄武星君意料之外,多年的避不見面,不正是因為不願認子,這下什麼都點破了,到底是……。
 
「我什麼?兒子是我生的,有什麼好不認的?」狠狠的瞪了同樣作為父親的那人一眼,似埋怨,又似發怒的低吼「倒是你把兒子一藏就是十多年,連我要出征下凡也不讓我見他一面,這新舊帳一起算,你還想拋下我們到東海去,你對得起我嗎?」
 
「爹……你每年的壽誕玄武大人都有到宮門口送賀禮。」冷冷一調,眾人回過頭,就見尋樂身邊站了另一個紅髮少年,但有別以往朱雀一族眸色卻是燦金,
 
「思瑛你怎麼跑這來了?」
 
「你是……」尋樂看著這不知何時站到自己身邊的人,看著那人容貌發愣,別去髮色和眸子,此人可說是和他生的一模一樣。
 
「大概是你的孿生兄弟吧?只是不曉得誰是哥哥,誰是弟弟。」被喚名思瑛的少年聳了聳肩,回過頭看著一臉發愣的父親「玄武大人……不!玄武爹每年在你我誕辰都會到朱雀宮門外等您。」
 
「胡扯!若他每年都來為何沒人通報?」
 
收到父親的質問,紅髮少年頓了頓後,語帶保留道「鶉火君說……朱雀一族不該如此常被玄武打擾,因此只要是玄武一族來的人全數回絕。」
 
煞那間朱雀星君只道腦中一片混亂,木訥的回過頭看著身旁的男人,嘴角抽了抽半天說不出話來。
 
正當玄武星君還想再多些什麼,一名身泛金光的天人捧著天帝玉旨現身在玄武大殿內。
 
「朱雀大人也在,那再好不過,兩位請下跪領旨吧……」
 
殿內外四人一見天人是來宣旨的趕忙下跪承接旨。
 
「奉天聖意,玄武星君仁慈心憐東海災殃,特許嘉封為天縱神將,賜天仙釀助修行增長百年,並令朱雀星君側隨一同平災降魔,為期一年,待東海龍王病癒便可返朝,下凡期間,星君之職由其子尋樂和思瑛暫代,欽此。」
 
兩名星君怔怔接下旨,謝過天人後便目送使者離去,大殿內四人八雙眼你瞪我,我瞧你的,半天沒人曉得該怎麼接下一步棋。
 
「東海迢迢遠路,爹……你們要互照顧彼此,一路小心。」尋樂到底還是心軟,開口就是貼心的叮嚀,讓兩個父執輩多少有些動容。
 
「是啊……東海妖魔甚多,一切小心為上。」思瑛也跟著附和,見相伴數十年的兒子如此感性,向來好面子的朱雀星君眼眶也不自主的發澀起來,但還沒感觸完,那孩子又接了一句「一年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如果可以……這次我比較想要抱個妹妹,可以吧?玄武爹。」
 
「啊?我也想要!娘生個妹妹吧!」
 
這話差點沒把朱雀星君給氣死,正想抽手教訓這兩個吃裡扒外的混帳兒子,身子一緊,已被玄武星君牢牢抱住。
 
那人漾著和暖柔笑,四兩撥千金的回道兒子們的要求「沒辦法現在答應是妹妹,但肯定再給你們添個手足。」
 
「賊豎子!你應什麼?本座可沒答應要生!」
 
「好好好~生不生還得看你肚皮爭不爭氣~乖!咱們進房好好收拾細軟~」
 
「乖個屁!玄武宮那來我的細軟?你放開本座!」
 
見父親兩人拉拉扯扯的進了裡殿,尋樂和思瑛互望一眼,別有用意的笑了笑。
 
「兄弟你當真想要個妹妹?」尋樂半瞇起眼,半試探的問道。
 
「有了手足,還怕爹有時間管咱們嗎?兄弟,你的雙簧唱得挺不錯。」
 
「彼此彼此~」
 
兄弟二人握手表示交心信任,夜空裡的玄武和朱雀星座比起往日更加燦爛。
 
 
==完==
 



後記:
 
遲到的活動文,願吧上大家一切順心。總算是應該有點虐的HE文寫完了,前半段我自己是自己被虐個半死,不過因為簡化了……就不曉得能不能虐到人了
在下還沒有時間可以一一拜讀這次大家的心血
只能有空再會了~~
 
以上
 
八神月寒 筆103. 4. 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