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寒月更明=

關於部落格
統一7-ELEVEn獅全隊應援
  • 927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之三.養老鼠咬布袋

 
玄武星宮.藥廬
 
接任星君之職的少年,手持戥子,仔細的量著論斤秤兩的藥材,小心翼翼的模樣任誰都不忍打擾,但偏偏天下間就有個這樣的人全然不顧氛圍,進了門直步走上去勾住那人的肩。
 
「兄弟!忙什麼?一起去狩獵吧!」來者正是朱雀宮的代理人,思瑛,與黑髮少年有著相同俊俏的臉龐,但性子卻是天差地的好動。
 
「等等……待我把給爹的補身藥準備好再去。」說起來,思瑛好動活潑,相對的尋樂便是安靜儒雅。
 
紅髮少年挑了挑眉,捻起玉台上的寫著秘方的紙張,一目十行大草草掃過,回望手足「玄武爹身子不好啦?才到東海半年十個月就老要你抓藥送去。」
 
「哪呀~是要燉給娘喝的,爹說什麼東海氣候宜人,最是適合養胎,這不每半個月讓我送燉煮宜母宜子湯的藥材去給他。」尋樂白了他的兄弟一眼,說起來這禍也是他惹出來的,說什麼想要個妹妹,結果他這老不羞的父親還當真聽了進去,似乎瞞著娘親謀劃迎接妹妹的到來。
 
「這樣啊……我爹他肯生啦?」說一哭二鬧三上吊是不至於,但當時一提到再生下一胎他那個穿慣戰甲的爹爹可是吹鬍子瞪眼睛,差點沒把玄武宮給掀了。
 
「不肯吧……不然也不會送了大半年也沒個動靜。」若真懷上了,肯定是要翻天的,身在天庭的好處便是一使千里眼便能見著東海之景,看這段日子相安無事,一定沒成事。
 
「玄武爹這麼想要妹妹呀……」思瑛歪頭喃喃唸道。
 
「誰知道……不過他倒是很惋惜當初娘懷我們沒能陪在娘身邊。」
 
「爹倒是對那段過去絕口不提呢,以前我問他,他就擺個黑臉給我看,肯定是不樂意再生一個吧。」紅髮少年聳了聳肩,但話說回來,雖然朱雀星君雖然厭惡懷胎十月,但對生下來的孩子卻是照顧得無微不至。
 
「不過要真的有個妹妹,她肯定很可愛吧……」尋樂自幼孤獨慣了,偌大的玄武宮也沒個玩伴,一直以來他都很羨慕手足成群的青龍宮,雖說現在多了個兄弟,但若有個妹妹生活一定會更有趣的。
 
「你想要呀?」思瑛狐疑。
 
「你不想要嗎?」尋樂反問。
 
就見紅髮少年歪著頭想了想,最後謀定想法,拍了拍兄弟的肩膀「一個時辰後來朱雀宮找我,我也來助玄武爹一臂之力。」
 
少年說著,旋過身挾帶著方才進門的傲氣揚長而去,獨留摸不著半點頭緒的尋樂於空蕩蕩的宮門內。
 
 
 
=★◎★=
 
 
 
東海
 
奉命下凡平妖的玄武星君一身布衣布袍,蹲在藥鍋旁聚精會神的熬煮送子湯,鍋裡用兒子送來的「孝心」與他夫人前幾天上山打的放山雞。
 
他堂堂天縱神將本來是奉旨平亂,哪知有了朱雀星君隨行,原本預計要打上一年的妖亂竟在短短三個月就被蕩平了,而那個天生戰將竟還不屑的指著被打得落花流水的妖兵說什麼不經打,太早投降一類讓人啼笑皆非的話語。
 
戰後還有百業待興,他倆自然就留下來了,有了安定的日子,玄武星君不免往戀人的肚子上打主意,想著自己兩個兒子都是賽比潘安的翩翩少年,要真得了個女兒,肯定是傾國傾城。
 
想法一定,便往家裡送信去讓兒子來支援自己,為了不讓朱雀星君起疑,他還要求尋樂宜母宜子湯需有多種變化,可別讓孩子的娘喝膩了。
 
這麼一喝大半年過去,卻一點消息也沒有,不免讓玄武星君有些氣餒,當了大半年的煮夫,也給他希望吧……
 
黑髮男人怨嘆個沒完,這廂一身戎甲的戰將倒是踏進門了。
 
「什麼味?好香啊~你又燉新的補身湯啦?」就戰甲未卸,紅髮男人一個勁的踱上前來一探究竟。
 
「是啊~是新的,卸了甲一塊喝吧。」見著心上人歸來,玄武星君不免眉開眼笑,迎上前動手解下銀光爍爍的鎧甲。
 
「這半年你手藝真是越發精進了……」朱雀君嘴邊擒著笑,有著那麼半點取笑的意思笑道。
 
「只要你喜歡,別說半年,這一世我都給你煲湯。」這話玄武說得真心,朱雀倒是聽得面有薄紅,就瞧又彆扭的嘮叨起來。
 
「男子漢大丈夫,光是煲湯能有什麼出息。」
 
玄武君含笑不語,只是心裡默默想著,等爺有出息到你肚裡去,那看看誰才是大丈夫。
 
兩人的晚餐就在這拌嘴中渡過,玄武多數只聽,朱雀倒是樂意把每日又端了多少妖賊窩,懲治了多少害人妖精數如家珍一一道來。
 
話說得多自然也容易口渴,沒兩下一鍋送子湯已全下了朱雀君的肚,這廂玄武君便道還有幾道小菜未上,轉身便去廚房端菜。
 
見著玄武君的背影,紅髮男人摸了摸下唇,說起來玄武心裡在打什麼主意,他可是一清二楚,每日喝著這些補陰壯陽的藥湯哪能不知對方在圖謀什麼,不過他在出門就已經打聽的仔細了,玄武與朱雀體質本不相同,拿玄武一族的宜母宜子湯對朱雀一族並沒有送子之效,而是補精養神,勞著他這半年日日服用,打起仗來可說是更加得心應手,仗仗是勢如破竹。
 
所以那人雖是不安好心的為他熬湯,他也是樂意喝下。
 
待玄武星君回來,兩人先是大快朵頤,後來又續著今日戰中趣事,一直持續到深夜,才意猶未盡的回房歇下。
 
 
 
這夜,玄武星君睡得並不好,不為別的,就是床上的另一人翻來覆去遲遲不入睡,滾得他也沒法好睡,好不容易終於昏昏沉沉的入睡,但好似又有什麼在打擾他。
 
那一聲聲擾人呼喚,像隻磨人的小貓,不時伸出爪子搔著他。
 
「嗯~啊~~」
 
「唔嗯~用力……」
 
「再深點…懷瑛……懷瑛……」
 
到底是要不要給人睡呀!?
 
玄武星君突然睜眼,看見的是滿面潮紅的朱雀星君「坐」在他身上,沒錯!是坐著的!
 
頓時黑髮男人啞然無語,而上方的那人似乎一點也沒發現有什麼不對,雙手抵著下方的腰腹,兀自上上下下起來,邊做還邊發著引人遐想的呻吟聲。
 
嚥了嚥口水,玄武星君有點沒辦法理解眼前的景像,不過作為雄性這時不硬可有天理!立馬抱住那人的腰,將位置顛倒過來。
 
先是吻住那張不斷喘吟的嘴,爾後便是翻天覆地的大戰。
 
這場戰事足足綿延五日才止歇,全歸功於玄武向來引以為傲的持久力,和異常嬌媚、饑渴的朱雀星君。
 
直到第六日破曉,兩位星君才第一次分開,白色濁物溢滿白晰雙腿,紅髮男人連喘氣也嫌累,像俱屍體般的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而玄武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對床上吻是又吻,然後撈了那俱屍體沉沉入睡。
 
 
 
=★◎★=
 
 
 
朱雀星宮
 
一對兄弟倆因為有人上回打獵輸了,被迫得在宮裡陪另一人下一天的棋。
 
就在思瑛摸著下巴,尋思究竟該舉白旗投降,還是為了男人的面子再撐一下時,門外來了個身穿大紅朝服的仙人。
 
一見仙人蒞臨,兩名少年趕忙立起接駕,而那位仙人看到兩名英雄少年也是眉開眼笑,做起揖便道「恭喜朱雀少主,小仙給貴宮送『新星』來了。」
 
「新星?」一旁的尋樂倒是有聽沒懂的皺起眉,轉過頭,自己的兄弟倒是一付老神在在。
 
「多謝鶴靈仙人走這趟。」年紀輕輕的思瑛投足間將代理宮主的氣場毫無吝惜的展開,一付就是堪負大任之相。
 
「不謝不謝!這是喜事呀!小仙還有事,就不多打擾了。」那仙將勾在手中的流光提籃遞給思瑛,又叮嚀需將新星至於星宮主位旁,才能保平安順遂,這才揮袖化雲離去。
 
「這到底是?」從頭到尾沒搞清楚狀況的尋樂滿臉疑問。
 
對面的紅髮少年挑了挑眉,賊賊一笑「再過十個月,就等著接妹妹吧。」
 
!?
 
 
 
=完=
 




 
後記:
因為好像變成系列了,那就取個統一的篇名吧~不然東一篇西篇也挺麻煩的。
東海生妹妹算是生一半了吧這文啊~從構思到完稿大概不到半天吧~所有長度就有這麼點……請大家見諒 另外,別怪我拉燈,因為目前嗶嗶的精力得放在攻心上,所以這篇就只能犧牲啦~但至少犧牲的也挺有感覺的~是吧是吧~~
 
以上
 
八神月寒 筆2014.06.2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